服務外包助中國製造向“中國服務”轉型

2020-01-04 10:04 來源: 鳳凰網·政能亮
【字體: 打印

1月3日,國務院召開2020年第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李克強總理部署加快承接服務外包能力建設和推動服務業轉型升級的舉措。會議提出運用信息技術推進“服務+”,深化服務外包領域“放管服”改革,並將服務業擴大開放試點經驗做法向更多地區推廣。

這些舉措的順利推行,將加快中國服務業轉型升級,推動國內外服務外包産業發展,並助力“中國製造”向“中國服務”轉型。

服務外包是現代市場經濟發展的前沿領域,指企業將其生産經營過程中的某些環節或流程交給專業企業提供,從而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和發揮各自優勢。企業可以外包的流程可謂“無所不包”,包括研發、設計、會計、法律、營銷、檢測、維修等許多環節。互聯網技術的迅猛發展,既便利了服務外包,也使軟體開發、數字平臺、雲計算等領域的信息技術外包蓬勃發展。

服務外包有利於“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有利於促進服務企業的專業化提升,從而發揮企業各自的優勢並實現優勢互補。服務外包也是服務業轉型升級的關鍵領域,對於提升服務業的品質並促進創新創業都有很強的帶動作用。

一直以來,中國都被視為全球製造業大國,“中國製造”行銷海內外,並有力支撐中國經濟的高速穩定發展。但中國製造在全球産業鏈中處於低端環節,“代工”的附加值不高,且對生態環境質量和工人身心健康造成危害。服務外包特別是跨境服務外包是全球貿易的新業態和新模式,有利於實現“中國服務”,使服務業成為中國的主導産業,並佔據全球價值鏈的中高端位置。

印度是全球離岸服務外包大國,作為接包國承接了歐美發達國家的眾多軟體服務外包業務。得益於英語的語言優勢,印度的“碼農”和話務員成為全球眾多跨國公司發包的服務提供商,為印度經濟騰飛提供了強大支撐。與印度相比,無論是在勞動力培訓和儲備,還是關聯産業準備方面,中國在服務外包領域都具備趕超的強大潛力,特別需要加大發展力度。

為推進服務外包産業發展,國務院和相關部委出臺了多項政策。2009年初,國務院確定20個城市為中國服務外包示範城市,目前已增至31個城市,並根據綜合評價結果進行動態調整。2014年底,《國務院關於促進服務外包産業加快發展的意見》印發,並定期發佈和更新《服務外包産業重點發展領域指導目錄》,加大對信息技術外包、業務流程外包和知識流程外包等重點産業的扶持力度。

在“十二五”和十三五”期間,國家都編制和執行了《中國國際服務外包産業發展規劃綱要》,服務外包産業發展成績顯著。

值得注意的是,從示範城市的歷年評價來看,仍然存在地區間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産業結構單一和融合發展較慢等問題,服務外包轉型升級的挑戰還不小。此次常務會點出了當前服務外包的痛點和堵點,並提出了促進發展的新思路。

會議指出,要運用信息技術推進“服務+”,包容審慎地支持發展各種新模式和新業態,特別是提高“接單”和“交單”水平。

服務外包是新興業態的主要增長點,許多基於互聯網的外包模式不斷涌現。對此應多加鼓勵和引導,使其能夠健康快速發展。服務外包涉及許多部門和領域,需要打通相關部門的職能邊界,使各項政策發揮“組合拳”效應,避免服務外包的“掉單”和“斷鏈”。

對於服務外包的許多新興業態和創新模式,相關部門不應套用和照搬傳統行業的監管措施,否則就會使這些領域尚未發展就偃旗息鼓。無論是眾包還是雲外包,都是市場需求驅動的産物,都有其存在和發展的合理性。對此,應採取包容審慎的態度,為服務外包行業發展提供一定的空間,並在其成熟過程中逐步引導和規範。

會議強調,將服務業擴大開放試點經驗做法向更多地區推廣,修訂《服務外包産業重點發展領域指導目錄》,深化服務外包産業開放,推動向高附加值業務轉型升級,創造更多就業崗位。

這意味著要在過去十年中國服務外包示範城市的試點基礎上總結經驗,擴大試點範圍並推動示範城市的特色化發展。服務外包可提供大量就業機會,從事服務外包的人員很多都屬於靈活就業的專業人士,他們同外部平臺企業的關係也屬於新型勞動關係。為此,要將服務外包作為擴大就業和促進創業的主戰場,加大對靈活就業人員的支持和保障力度,吸引更多的創業者和從業者投身其中。

各級政府部門也應加快服務外包,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推動相關企業的發展和壯大。特別是在養老、學前教育、醫療、“互聯網+政務服務”等領域,公共服務外包有廣闊的發展空間,並可以帶動企業和社會組織的專業化發展。與此同時,政府購買服務也有利於落實從嚴從緊控制機構編制的要求,使政府可以騰出手來更好地設計和提供各類公共服務。(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教授 馬亮)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范梓萌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