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讓良善政策助力“孔雀西北飛”

2020-06-29 19:11 來源: 鳳凰網·政能亮
【字體: 打印

李克強總理在6月28日主持召開的穩外貿工作座談會上提出,增強中西部和東北地區承接産業轉移的吸引力。

當前疫情仍在全球流行,世界經濟嚴重衰退。這對中國經濟穩定運行是一個嚴峻挑戰,特別是中西部和東北地區。但另一方面,由於當前我國抗疫取得重大成果,中國正面臨著國際産業和資本加快向國內轉移的重要機遇。因此,增強中西部和東北地區承接産業轉移的吸引力,對穩定中國經濟特別是中西部和東北地區經濟具有重要意義。

根據世界産業結構調整和轉移的規律,一般每20年就産生一次大的産業轉移。二戰後的20世紀40年代末,美國的製造業首先向日本轉移,使日本在戰爭的廢墟上快速崛起。到了20世紀60年代,日本製造業和紡織、服裝、製鞋等勞動密集型産業向亞洲“四小龍”轉移,使“四小龍”逐步發展成為新興工業化國家和地區。20世紀80年代,“四小龍”開始將失去比較優勢的勞動密集型産業向中國東部沿海等地區轉移,推動了沿海外向型經濟高速增長。

進入21世紀,我國東部沿海部分傳統産業逐步成熟甚至衰退,開始向我國中西部和東北地區等地區擴散轉移。這是因為隨著沿海産業快速擴張,土地短缺、能源運輸緊張、“民工荒”、用工成本高等制約因素增加,已嚴重影響到地區産業發展。這些地區也亟待進行産業結構調整,將資源密集型、勞動密集型産業轉移出去,有利於騰出發展空間,承接國際資金、技術密集型産業轉移,促進産業升級。

進入2020年,中國再次面臨著世界範圍內産業結構調整和轉移的重要機遇。在當前疫情仍在全球流行的背景,能否抓住這一機遇,具有重要意義,特別是我國中西部和東北地區。中西部和東北地區,相對而言,産業附加值低,競爭力不強。增強中西部和東北地區承接産業轉移的吸引力,引導國際産業和東部産業落戶這些地區,能帶來知名品牌和相對先進的管理方式,有利於這些地區産業發展,逐步縮小地區差距,提升對國家整體産業支撐。

而且,隨著工業化的推進,我國中西部和東北地區具有承接國際、國內産業轉移的優勢和基礎。首先,經歷多年積累,中西部和東北地區較以往産業更紮實、基礎更雄厚,成為了中國的主要裝備生産基地之一,以産業集群和工業區為主要載體的製造業戰略佈局已經基本形成。其次,這些地區地域遼闊、輻射面廣,用地成本相對較低,且産業輻射帶動區域廣闊。再者,相對而言地區生産要素成本相對低廉,對産業轉移具有吸引力。

但同時,中西部和東北地區也存在一些短板。比如:營商環境相對落後,物流、生産性金融業不夠發達,市場仲介發育不完善;地處西部內陸,物流成本相對較高;産業配套能力不強,同構化現象較明顯,産業特色不鮮明;人才較為缺乏等。

為此,中西部和東北地區可在以下領域發力:

打造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對標國際一流標準,推廣國內最佳實踐,力爭補齊短板、提升營商環境總體水平,讓各類市場主體願意來、留得住、發展得好。全面取消在華外資銀行、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業務範圍限制。加強地方執法,推進綜合執法改革。著力完善産權保護制度,依法平等保護各種所有制經濟産權。

中西部和東北地區中心城市,要加快完善與國際接軌的城市綜合服務功能,大力吸引國際組織、國際知名機構和企業入駐,為外國人創新創業提供出入境、停居留、商業商務等便利。

研究降低物流成本政策。合理佈局各種交通樞紐、站場,注重各種運輸方式有機銜接和協調發展,加強與跨區域交通的銜接,搭建便捷的物流平臺;整合併盡可能減少跨區域收費站。引導企業選擇合理運輸途徑和運輸方式,降低運輸費用。強化高速公路成本收益核算,盡可能減免收費。改革目前按車型收費制度,積極探索“年票制”和“計重收費”相結合的高速公路收費方式。

提高産業協作配套能力。産業集群通過協同效應顯現出的競爭優勢,日益受到關注,正成為區域經濟參與國際競爭的骨幹力量。因此,要圍繞大企業、大集團,發展中小企業,形成核心企業、配套企業、生産性服務企業緊密結合的産業集群和産業鏈,提高産業積聚能力。促進生産性服務業專門化發展,提升商貿業發展水平,培育壯大現代物流業,加快構建社會化、專業化的物流體系,積極發展生産性金融服務業和仲介服務業。

面向企業加強人才培養。加強職業技術人才繼續教育,培養高素質的産業技術大軍。調整普通高校和中等專業學校的學科和專業設置,面向企業培訓實用型人才。建立統一的人才市場體系,清除人才流動的各種體制障礙,促進各類人才合理流動。

如此,方能引來“金鳳凰”,且能在當地培育更多的“金鳳凰”。(陳升)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朱英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