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再添一批開放“新高地”

2020-09-22 07:58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字體: 打印

京、湘、皖、浙四地自貿區建設及擴展方案印發——
中國再添一批開放“新高地”

9月21日,國務院正式發佈《中國(北京)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中國(湖南)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中國(安徽)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和《中國(浙江)自由貿易試驗區擴展區域方案》,為自貿區建設擴容提質吹響新號角。

中國已先後建立了上海、廣東、遼寧、海南、山東等18個自貿區。有關方面指出,此次新一輪自貿區擴容目的在於通過更大範圍、更廣領域、更深層次的改革探索,激發高質量發展的內生動力;同時通過更高水平的開放,推動加快形成新發展格局。

四份方案特色鮮明

自貿區擴容,再次彰顯中國堅定不移擴大對外開放、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堅定決心。

在9月21日舉行的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 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表示,這四份方案有幾個鮮明的特點:

——突出暢通循環構建新發展格局。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促進要素自主有序流動,提高要素配置效率。北京加強京津冀三地技術市場融通合作;湖南探索設立跨省域資質和認證互認機制;安徽完善區內技術等要素交易市場,允許外資參與投資;浙江建立産業鏈“鏈長制”責任體系,探索實行産業鏈供地。

——突出科技創新催生新發展動能。加速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産力轉化,提升産業鏈水平,維護産業鏈安全。北京探索開展去中心化的臨床試驗試點,簡化國內生物醫藥研發主體開展國際合作研發的審批流程;湖南建立企業技術需求清單,促進科技成果轉化中試;安徽不斷深化科技成果使用權、處置權和收益權改革;浙江試點開展數據跨境流動安全評估,探索建立數據安全管理體制。

——突出深化改革激發新發展活力。賦予自貿區更大改革自主權,破除深層次體制機制障礙,加強産權和知識産權保護,完善公平競爭制度。北京探索國際數字産品專利、版權、商業秘密的知識産權保護制度建設;湖南開展強化競爭政策實施試點,創造公平競爭制度環境;安徽建立以人力資本價值實現為導向的分配激勵機制;浙江探索取消施工圖審查等工程建設領域審批制度改革。

——突出高水平開放打造新發展優勢。開展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制度型開放,形成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北京試行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湖南放寬外商設立投資性公司申請條件;安徽探索建立符合國際通行規則的跨國技術轉移和知識産權分享機制;浙江允許中資非五星紅旗船開展以寧波舟山港為中轉的外貿集裝箱沿海捎帶業務。

擴大開放再出實招

在地方層面,自貿區建設及擴容也將獲得針對性的政策支持。

根據方案,北京自貿區以科技創新、服務業開放、數字經濟為主要特徵。目前,北京市已經制定發佈了包括數字經濟創新發展、數字貿易試驗區、數據跨境流動安全管理試點、大數據交易所等數字經濟發展政策。“我們將在特定區域開展技術轉讓所得稅優惠政策試點,鼓勵數字龍頭企業、産業聯盟等牽頭成立相關領域發展基金,加強對規則制定、研發設計、海外並購、知識産權等關鍵環節的資金投入。同時,北京還將健全國際人才全流程服務體系,綜合運用人才引進、積分落戶、居住證、住房、子女入學等相關政策,吸引國內外數字領域優秀人才集聚。”北京市副市長楊晉柏説。

湖南省副省長何報翔表示,湖南將立足工程機械、軌道交通裝備等優勢産業基礎,在創新平臺建設、數字經濟發展、工業互聯網建設、高端裝備維修再製造、知識産權保護和運用等方面開展探索試驗。“我們將通過健全區域合作分享機制、完善立體化交通樞紐功能、加快湘粵港澳服務業擴大開放合作和承接産業轉移等舉措,推動沿海與內陸地區市場一體、標準互認、産業協同、創新資源共享、要素自由流動,著力改善營商環境,促進投資貿易便利化。”何報翔説。

“安徽自貿試驗區將聚焦合肥、蕪湖、蚌埠三個片區的各自特色和重點産業,探索形成片區聯動、協同高效、競相發展的新模式。同時,我們還要聚焦數字賦能,探索形成製造業加速向數字化、網絡化、智慧化發展的新模式,聚焦融合新業態,探索形成先進製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的新模式,著力打造具有重要影響力的新興産業集聚地。”安徽省副省長章曦説。

為“新格局”探新路

此次自貿區擴容提質,有利於形成一批開放新高地,進而推動形成全方位、多層次、多元化的開放格局。

此前設立的18個自貿區中,有11個在沿海省份,還有7個沒有靠海。數據顯示,今年前7個月,18個自貿試驗區新設外資企業3300多家,實際利用外資900億元以上,進出口額達到了2.7萬億元。這18個自貿區面積加在一起不到全國的千分之四,但外資佔到全國的16.8%,外貿佔到全國的13.5%。自貿區在穩定外貿外資基本盤方面發揮的重要作用可見一斑。

“此次擴容的四個自貿區所在地區外向型經濟基礎較好,增長較快。去年,四地加在一起利用外資佔全國的21.4%,進出口額佔全國的21.7%。比如,北京市服務業佔GDP比重達83%;去年湖南的外貿增長41.2%,增速全國第一;浙江一直是外貿大省,去年進出口額達到了3萬億元人民幣。”王受文説,在這四地新設或者擴區,將進一步釋放巨大的發展潛力和動能,有助於探索在新形勢下建設更高水平開放性經濟體制。

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研究員白明對本報記者表示,中國經濟體量龐大,各地發展情況也有不少差異,不可能讓一個自貿區承擔所有的試驗任務,所以要選擇不同的自貿區進行差別化制度創新和經驗探索。如今,自貿區試點已經從小範圍走向大規模,試點的任務越來越重,內容也越來越豐富,不同的自貿試驗區進行差異化的制度創新和經驗探索,將有力帶動中國對外開放水平的整體提升。

“數字化、網絡化、智慧化是當前全球貿易乃至世界經濟的發展趨勢。因此,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也要牢牢抓住這個新趨勢、因地制宜。未來,京、湘、皖、浙四地自貿區的建設,非常值得期待。”白明説。(記者 王俊嶺)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李萌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