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準不是“放水”,而是服務實體

2019-01-07 07:37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字體: 打印

中國人民銀行1月4日決定,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別下調0.5個百分點。同時,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不再續做。據了解,此次降準及相關操作凈釋放約8000億元長期增量資金。多方分析人士認為,此次降準的目的是為了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有效緩解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而不是一些人認為的“放水”。

解決融資難題

1月4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考察了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和建設銀行的普惠金融部,並在銀保監會主持召開座談會,提出要加大宏觀政策逆週期調節力度,進一步採取減稅降費措施,運用好全面降準、定向降準工具,支持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11月PMI指數為50%,直擊製造業景氣枯榮線臨界點,創下近年新低。這表明,企業家對市場前景信心仍不足。信心不足的背後有企業稅負偏重、資金困難等一系列因素。此次座談會突出強調普惠金融,是支持小微企業非常重要的一方面。”中國企業金融研究院院長鞏宇航分析。

中國銀行首席研究員宗良對記者表示,“普惠金融就是讓小微企業、農民、城市中低收入等群體,都能獲得金融服務。”他介紹,在普惠金融領域,中國已形成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經驗做法,比如在傳統金融機構內發展普惠金融事業部,要求各國有大型銀行起到帶頭作用等。但是,由於成本、風險以及企業自身差異等原因,小微企業融資一直存在相當大的困難。這在經濟面臨下行壓力時變得更加突出。

為進一步激發銀行投入普惠金融的積極性,央行1月2日宣佈調整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標準,將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小型和微型企業貸款考核標準由“單戶授信小于500萬元”調整為“單戶授信小于1000萬元”。1月4日央行宣佈降準,有利於引導資金有效投入普惠金融重點群體,更好地解決當前融資難題。

仍屬定向調控

上一次央行宣佈全面降準,還是在2016年2月29日。與2016年的表述相比,此次央行在公告中提到了三個前提——進一步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優化流動性結構和降低融資成本。

此次降準是否意味著貨幣政策取向改變?宗良告訴記者:“此次降準,央行特地提到了此次凈釋放的8000億元長期增量資金,可以有效增加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等實體經濟貸款資金來源。”正如央行有關負責人在回答這個問題時也明確,此次降準仍屬於定向調控,並非“大水漫灌”,穩健的貨幣政策沒有改變。

宗良還指出,選擇在1月4日實施降準,一方面是因為元旦到春節期間市場流動性比較緊張,另一方面也是考慮到中期借貸便利即將到期。“在此時發佈公告,能夠基本對衝今年春節前由於現金投放造成的流動性波動,有利於金融機構繼續加大對小微企業、民營企業支持力度,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

央行方面表示,此次降準及相關操作凈釋放約8000億元長期增量資金,可以有效增加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等實體經濟貸款資金來源。置換中期借貸便利每年還可直接降低相關銀行付息成本約200億元,通過銀行傳導有利於實體經濟降成本。這些都將更好地服務於實體經濟發展。

宗良認為,“往年降準之前通常要醞釀很久,但此次在年初直接發佈降準公告,釋放出了堅定解決中國經濟突出問題的信號,為企業注入信心,也為2019年中國經濟平穩運行奠定了基礎。”

積極的財政政策

1月4日央行宣佈降準,是貨幣政策領域的一項具體舉措。宗良認為,“下一步,應該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更大規模減稅降費’的要求。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的有機結合,是比較理想的舉措。”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白景明表示,“逆週期調節是當經濟下行壓力大的時候,政府通過宏觀政策的實施來推動經濟向上發展。積極的財政政策就是一種逆週期調節行為。”與2018年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四季度例會上提出的“高度重視逆週期調節”不同,座談會的用詞改變反映出政府應對經濟下行壓力的決心。

白景明表示,大規模減稅降費對實體經濟發展的支持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首先,能夠更好地激勵實體經濟發展。目前對增值稅貢獻比重最高的就是實體企業,尤其是製造業。通過深化增值稅改革,製造業將能得到更多實惠。其次,個人所得稅改革目前已全面實施,有利於促進消費增長,消費增長反過來會帶動供給。第三,下調進口關稅的平均稅率水平,既可以為企業節省資金,也可以減輕消費者負擔。(記者 徐佩玉)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張興華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