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寬落戶不等於放鬆房地産調控”——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回應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熱點問題

2019-05-06 20:49 來源: 新華社
【字體: 打印

新華社北京5月6日電 題:“放寬落戶不等於放鬆房地産調控”——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回應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熱點問題

新華社記者安蓓

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展戰略和規劃司司長陳亞軍6日在就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有關情況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説,要把握好對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意義的認識,更要把握好政策內涵。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不能片面理解為是搶人大戰,更不等於放鬆房地産調控。

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是新型城鎮化首要任務

近日公佈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的意見》明確,有力有序有效深化戶籍制度改革,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

陳亞軍説,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是新型城鎮化的首要任務,也是核心任務。截至2018年底,我國有2.26億已成為城鎮常住人口但尚未落戶城市的農業轉移人口,其中65%分佈在地級以上城市,基本上是大城市。“解決好落戶問題,需要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聯動,推動大中小城市放開放寬落戶限制。”他説。

“城市需要人才,但是更需要不同層次的人口,絕不能搞選擇性落戶。”陳亞軍説,落戶重點人群是在城市長期就業、工作、居住的農業轉移人口,特別是舉家遷徙的,以及新生代農民工,農村學生升學和參軍進入城鎮的,而不是片面去搶人才。

他強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個定位必須堅持、不能動搖。應始終把房地産平穩健康發展這個底線堅持好。城市既要滿足剛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同時又要堅決避免投機者借機“鑽空子”。要落實好一城一策、因城施策、城市政府主體責任的長效調控機制,防止房價大起大落。

陳亞軍説,放開放寬城市落戶限制並不是放棄對人口的因城施策。超大城市、特大城市要更多通過優化積分落戶政策來調控人口,既要留下願意來城市發展、能為城市做出貢獻的人口,又要立足城市功能定位,防止無序蔓延。個別超大城市、特大城市要嚴格把握好人口總量控制這條線,合理疏解中心城區非核心功能,引導人口合理流動和分佈,防止“大城市病”。

真正讓農民得到改革紅利

意見提出農村土地制度改革的若干舉措。國家發改委規劃司處長劉春雨説,建立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制度的核心是夯實土地的産權基礎,建立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

“目前這項改革還在部分地區試點,未來在全國範圍內普遍推開的路徑和時間節點,要視土地管理法的修改情況和國家統一部署來安排,在修法的基礎上全面推開。”他説,在改革過程中,要嚴格守住土地所有制的性質不改變、耕地紅線不突破、農民利益不受損,重點守住生態保護紅線、守住鄉村文化根脈,還要有效防範各類政治、經濟、社會等潛在風險;要以維護農民的基本權益為底線,真正讓農民得到改革紅利;要確保待入市土地符合空間規劃、用途管制和依法取得,不得突破現有規劃,不得隨意改變土地用途,不得出現違法用地行為。

劉春雨説,改革完善農村承包地制度,主要是進一步讓農民吃上“定心丸”,抓緊落實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後再延長30年政策,要平等保護並且進一步放活承包地經營權,為現代農業發展提供更加可靠的制度保障。在此過程中,要注意承包地的農業用途不能改變,農民利益要得到充分保護,而且要堅持因地制宜、宜大則大、宜小則小,不搞“一刀切”式的土地規模經營。

“穩慎改革農村宅基地制度,要注意的是城裏人到農村買宅基地的口子不能開,按規劃嚴格實行土地用途管制的原則不能突破,嚴格禁止下鄉利用農村宅基地建設別墅大院和私人會館。”劉春雨説。

以工商資本入鄉激活廣大鄉村

意見提出,建立工商資本入鄉促進機制。國家發改委規劃司副司長周南説,工商資本入鄉發展,是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鄉村的重要舉措,是城鄉融合發展的重要內容。工商資本下鄉帶去的不僅僅是錢,更重要的是帶去了先進理念、先進技術、先進管理模式以及人才,可以説“激活了一片區域、壯大了一個産業、帶動了一方農民”。

周南強調,一方面,要優化鄉村基層營商環境,強化政策支持、穩定政策預期,引導好、服務好、保護好工商資本下鄉的積極性;另一方面,要設立必要的防火墻,不能富了老闆、丟了老鄉,守住耕地紅線和生態紅線,守住農民權益不受損的底線。

她指出,要深化“放管服”改革,完善配套設施建設補助等政策,鼓勵工商資本投資適合産業化經營的農業領域,支持進入鄉村生活性服務業。同時要探索在政府引導下工商資本與村集體的合作共贏模式,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並通過就業帶動、保底分紅、股份合作等多種形式,讓農民合理分享全産業鏈增值收益。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宋岩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