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切實實補短板,邁過悲傷和災難的河流

2020-07-10 22:27 來源: 鳳凰網·政能亮
【字體: 打印

連日來,南方一些地方發生的水災刺痛了很多人的心。便捷的移動傳播,可讓人們及時傳遞水情信息,卻也讓人在身臨其境的水災中體察到陣陣刺痛。城市鄉村一片澤國;河道、街道一輛輛隨波漂浮的小轎車;黃山市區那座被衝垮的明代古橋;還有多地一座座眼睜睜看著轟然倒塌的房屋……

水情急如星火,中央也迅速應對,全力保障民眾生命財産安全。習近平總書記近日對防汛救災工作做出重要指示,要求各地區和有關部門要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防汛救災工作。7月8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進一步做好防汛救災工作、推進重大水利工程建設。

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承上啟下,總結了之前一段時間的水情,也安排部署了下一步的防汛工作,對指導各地防汛有積極作用。

南方多地受災嚴重,經濟損失嚴重,是該未雨綢繆,多一些頂層設計與提前防範了。

一方面,局部地區降雨集中是客觀現實,但這並不意味著各地就不能主動作為。無論什麼時候,人的因素都非常重要。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各地壓實責任,各級防汛責任人下沉一線,強化監測預警,加強協調調度,直指防汛救災中的責任擔當,從一些地方已經發生的災情看,也是基於問題導向而做出的決策部署。

強降雨襲來,並非沒有預報,然而各地各部門究竟有沒有打好提前量?是不是做好了各項防範措施?相關負責人有沒有真正鞋上沾泥、下沉到一線?各項措施是不是發揮了協同作用、形成了強大的防汛合力?這些都是需要認真檢視的。做得好的地方要認真總結經驗,存在問題的地方則要深刻反省,及時糾偏,做好下一階段的防汛工作。

另一方面,南方一些地方的水災,也為其他地方特別是北方地區提供了一定的鏡鑒。這主要是因為,從以往的經驗看,北方的水利工程、防洪設施因為多年未發大洪水、使用頻率不高,往往更薄弱。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要求抓緊部署做好黃淮海和松遼等地區防洪工作,無疑有著極強的針對性和靶向意義。

洪水襲來,設防總比不設防具有更高的保險系數。對於常態化缺水的北方而言,防汛並不是一個冷笑話。這些年來,隨著全球氣候的變化,北方同樣也會面臨著防大汛、抗大洪的嚴峻考驗。不管是嫩江洪水,還是一些北方城市遭遇暴雨侵襲,都時刻提醒人們,必須未雨綢繆,做好各項防範措施。

此外,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城市防澇已經成為當下各地防汛的主要矛盾點。黃山是這樣,武漢也是這樣。這中間,除了城市防汛、排澇等水利設施還不能滿足短期強降雨的需求之外,也與這些年城市擴展太快有很大關係。城市管理者應該越來越意識到,城市不只是呈現于表面的寬敞街道與高樓大廈,而應該是一個整體的生態系統。欠賬不還,代價巨大;短板不補,地動山搖。

一場大雨讓一個城市泡湯、停擺,甚至讓市民付出生命,這樣的事情應該引起高度注意了。

而從更開闊的視野看,水災頻發,不只要防汛,也要從根本上提高水土保持、發揮湖泊的調蓄作用等。這些年,我國水土流失的情況儘管逐漸轉好,但水土流失面積佔土地總面積的比例依舊不小。此外,大批湖泊消失,也讓人痛心。凡此種種,都需要回到本源,標本兼治。

特別是,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還強調了要“以市場化改革推動加快水利工程建設”的重大議題,令人期待。事實上,這也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及的“兩新一重”(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新型城鎮化建設,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設)建設的重要內容。按照會議精神,各地應該加快水利基礎設施建設的步伐了,不能總是在“年年小修小補、年年淋雨泡湯”的怪圈裏打轉轉了。

當然,推進重大水利工程建設要堅持問題導向,強調有用、好用。不能搞成花架子,也不能搞成概念的遊戲,更不能搞成政績工程。就像這些年很多城市動不動就宣稱要搞“海綿城市”,然而,一場暴雨,往往就現了原形。這中間,教訓十分深刻。

暴雨來襲,根據應急管理部發佈數據,今年上半年全國洪澇災害造成1770.7萬人次受災,直接經濟損失393.1億元,佔自然災害總損失的48.39%。預報顯示,近期南方大部地區仍有強降雨,下一步雨區會北抬,防汛將進入“七下八上”關鍵期。當此之時,必須凝心聚力,未雨綢繆,做好防汛工作,不要讓洪水把這個社會好不容易集聚起來的財富、乃至生命沖走。

疫情連著水災,這個庚子年不容易,但不管多麼艱難,都要咬牙堅持,勠力奮鬥,相信我們一定會邁過悲傷和災難的河流,走向平安與幸福的彼岸。(特約評論員 任君)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宋岩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