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方案公佈,改革路線圖明確:5年左右,基本建成高標準市場體系

2021-02-08 09:23 來源: 人民日報
【字體: 打印

行動方案公佈,改革路線圖明確
5年左右,基本建成高標準市場體系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行動方案》(以下簡稱《行動方案》),提出通過5年左右的努力,基本建成統一開放、競爭有序、制度完備、治理完善的高標準市場體系,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打下堅實基礎。

什麼是高標準市場體系?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有何重大意義?《行動方案》將從哪些方面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又該如何保障《行動方案》落實?記者採訪了有關專家。

對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具有重要意義

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是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重要內容,對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具有重要意義。

改革開放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不斷健全完善。目前,我國已穩居全球第二大消費國,並有望在“十四五”時期成為全球最大的商品零售市場。在市場規模迅速擴大的同時,市場結構也持續優化,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自2015年以來穩定在50%以上,目前居民服務性消費支出已佔消費總支出的50%左右。隨著“放管服”改革深入推進,我國政府定價比重不足3%,在世界銀行發佈的2020營商環境報告中,我國營商環境全球排名已提升至第三十一位。

國家發改委經濟體制與管理研究所副研究員陳偉偉認為,高標準市場體系是對現代市場體系的延續和升級,更加強調製度的完備性、公平競爭、政府維護市場秩序的重要性。“實施高標準市場體系建設是進一步理順政府與市場關係的具體行動,是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內在要求。”

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也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內生動能。“推動高質量發展,需要依靠高標準市場體系的建設。”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市場與價格研究所研究員郭麗岩表示,加快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持續優化要素配置,充分提升供給質量和效能,才能在更高水平上實現供需動態平衡和社會生産力水平的整體躍升。

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更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必然選擇。陳偉偉認為,暢通國內大循環,關鍵在於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是否得到充分體現,同時政府作用是否更好發揮,否則即使國內市場交易規模再“大”也不算“強”。“實施高標準市場體系建設行動,通過完善市場體系基礎制度、營造公平競爭環境、健全市場監管等,貫通生産、分配、流通、消費各環節,形成國內統一大市場,將為構建新發展格局提供基礎支撐。”

推動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更好結合

《行動方案》是我國在“十四五”開局之年推出的深化關鍵領域改革的重要舉措,全文共六部分51條政策措施,將高標準市場體系的特徵概括為“統一開放、競爭有序、制度完備、治理完善”。

陳偉偉介紹,“統一開放、競爭有序”側重“有效市場”,解決要素市場發展滯後、市場競爭環境不夠完善、市場內外開放廣度和深度需要繼續拓展等問題;“制度完備、治理完善”側重“有為政府”,解決市場體系基礎制度尚不健全、市場監管還不適應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等問題。

“《行動方案》準確把握構建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重點任務,從有效市場與有為政府緊密結合的角度,系統而精準地刻畫了高標準市場體系的內涵與外延,明確提出了實施高標準市場體系建設行動的路線圖。”郭麗岩説。

夯實市場體系基礎制度,是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的根基。《行動方案》包括全面完善産權保護制度、全面實施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全面完善公平競爭制度,進一步強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基礎框架。

“産權保護、平等準入、公平競爭、公正監督等,是市場體系的基礎構件。”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世錦表示,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首先要做好打基礎的工作,正確處理政府和市場的關係,真正做到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同時更好發揮政府作用。

《行動方案》以問題和目標為導向,重點突出了貫徹落實和可操作性。郭麗岩舉例,全國統一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已實施兩年多,這次強調全面落實“全國一張清單”管理模式,明確提出建立覆蓋省、市、縣三級的市場準入隱性壁壘臺賬,暢通市場主體對隱性壁壘的意見反饋渠道和處理回應機制,做到既解決“準入”問題,又解決“準營”難題。

補齊短板,推進要素資源高效配置

推進要素資源高效配置,是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補短板的舉措。《行動方案》提出,推動經營性土地要素市場化配置,推動勞動力要素有序流動,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發展知識、技術和數據要素市場。

“我國要素市場建設相對滯後於産品市場。無論是傳統的土地、勞動力、資本市場,還是近年來興起的知識、技術和數據等市場,在産權界定與保護、市場準入、公平交易、科學監管等方面,都不同程度存在矛盾、缺陷或不足。”劉世錦表示,“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必須把要素市場作為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加以推進,並使之成為市場體系高標準的顯著標誌。”

改善提升市場環境和質量,是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的本體。《行動方案》提出,提升商品和服務質量、強化消費者權益保護、強化市場基礎設施建設。

實施高水平市場開放,是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的關鍵。《行動方案》提出,有序擴大服務業市場開放、推動規則等制度型開放。

完善現代化市場監管機制,是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的保障。《行動方案》提出,推進綜合協同監管、加強重點領域監管、健全依法誠信的自律機制和監管機制、健全社會監督機制、加強對監管機構的監督、維護市場安全和穩定。

《行動方案》還明確,加強對監管機構的監督。強化對監管機構依法履行監管職責情況的監督檢查,促進監管權力規範透明運行。對監管機構不作為、亂作為要嚴肅追責問責。(記者 陸婭楠)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朱英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