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有一個體面的老年——養老金“十二連漲”三問
中央政府門戶網站 www.gov.cn 2016-03-06 17:26 來源: 新華社
【字體: 打印本頁

新華社北京3月6日電(新華社記者)提交審查的預算報告提出,自2016年1月1日起,按6.5%左右提高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養老金標準。此前,我國企業退休人員月人均基本養老金已從2005年的700多元提高到2015年的2200多元。

6.5%幅度是否合理?

公開資料顯示,此前11年,企業退休職工養老金是以每年至少10%的增幅上調。這是漲幅定為6.5%,是否合理?

全國人大代表、湘西老爹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田儒斌認為,企業退休職工的養老金連續增長10%,主要是依靠國家財政補貼支持。

“近年來,隨著我國財政增速放緩,財政對企業退休職工養老金的補貼壓力明顯增加。”田儒斌説,“企業退休職工養老金上調6.5%,與國家經濟發展速度和財政收入增長速度是基本同步的。”

中央財經大學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靈認為,養老金此前連續多年上調10%,一是因為養老金起點較低,二是因為我國經濟快速增長。養老金漲幅要高於物價漲幅,但不宜長期超過工資增幅,只要在兩者之間,都是合理的。

衡量退休人員生活水平通行的指標是“養老金替代率(職工退休時的養老金水平與退休前工資水平之比)”。國際經驗顯示,當養老金替代率達到70%左右時,退休人員的生活水平與在職時大體相當,而低於50%時生活質量則明顯下降。

“按照養老金與繳費工資基數的比值計算,2014年我國養老金替代率達到了67%。”人社部社會保障研究所所長金維剛説,儘管統計口徑不同,替代率的結果存在差別,但我國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替代率近年來一直在上升。也就是説,退休人員的生活水平正在逐步提高。

兩個“倒挂”怎麼辦?

養老金連續上調,一些地方和行業出現了兩個“倒挂”的現象:一是“趕上點”的退休人員養老金比多繳、長繳的退休人員養老金高;二是退休人員養老金比在職人員還要高。

“解決這兩個問題,最根本的是要改革養老金計發辦法和調整辦法。”金維剛説。

人社部部長尹蔚民説,目前人社部正在對養老保險體系進行頂層設計,推進養老保險制度改革。其中一個重要內容是完善個人賬戶,體現激勵、約束兩方面的作用。

“在體現長繳多得、多繳多得的同時,也要體現二次分配的公平性,也就是繳費和待遇相聯絡但不成正比,養老金應適當向低收入群體、弱勢群體等人群傾斜。”褚福靈説,“否則由於基數不同,都是同樣的增幅,會造成養老金絕對差距越來越大。”

全國人大代表、浙江奉化滕頭集團董事長傅企平建議,建立養老金調整機制,除了體現上述精神,在參數指標設計上,還要兼顧退休人員的需要。

按照基本養老金調整的參照指標分類,國際上主要採用三種調整方法:一是參照消費物價指數,二是參照工資增長率,三是綜合參照物價指數和實際工資增長率。

但消費物價指數是一個綜合性指數,有“以全概偏”之嫌。例如,手機、電腦等商品價格可能持續下跌,但退休人員需求較少;而食品、副食、醫療服務等生活必需品的價格可能持續走高,退休人員需求多。

“因此,養老金調整機制應選取與老年人密切相關的生活必需品和服務的價格漲幅等作為挂鉤指標。”傅企平説。

田儒斌還建議,國家應大幅度降低企業職工養老保險繳費費率,讓更多低收入人群參加職工養老保險。

1375億多元從哪來?

養老金上調,錢從哪來?據人社部統計,2014年,我國企業離退休人數已達到8015萬人,即便不加上2015年退休的企業員工,按6.5%的增幅計,一年也要多出1375億多元的養老金。

“去年養老保險基金的總收入是2.7萬億元,總支出是2.3萬億元,當期結余3000多億元,累計結余是3.4萬億元。”尹蔚民説。但各省份之間差異比較大,從長遠看,應對人口老齡化需要增強基金的持續發展能力。

我國的養老保險是“代際贍養”,也就是現在工作的人養已經退下來的人。一個需要加以應對的問題是,我國的贍養比正在逐步降低,原來是3.3:1,現在已經降到2.9:1,而且老齡化正在加速,形勢嚴峻。

全國政協委員司富春建議,我國應加快推進養老保險全國統籌。“現在我們是省級統籌,如果實行全國統籌,我們可以在更大範圍內調劑餘缺、抵禦風險。”他還建議,加快推進養老保險基金的投資運營,實現保值增值。(記者徐博、周楠、韓潔、胡星、潘德鑫、李汶羲)

責任編輯: 陳燕
 
版權所有:中國政府網 | 關於我們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 聯絡我們
京ICP備05070218號 中文域名:中國政府網.政務

中國政府網
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