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在總理記者會上的28個手勢

中央政府門戶網站 www.gov.cn 2016-03-17 08:11 來源: 自媒體政事兒
【字體: 打印

李克強回答問題時肢體語言豐富,在每次回應記者問題之前,他都會揮手向提問記者示意。在不同的語言環境下,他會做出各種不同的手勢。

2016年全國兩會的“壓軸活動”——總理記者會,16日上午在人民大會堂三樓金色大廳舉行。

在現場的“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相比于前幾年,今年在會場安排上有了兩個較為明顯的變化。

首先是現場的記者座位,從往年的700多增加到了900多,因此,今年拿到總理記者會請柬的記者數量也相應地有所增加,在開場前半個小時,還有記者拿到請柬。

其次,李克強坐席後的大背景板上安裝了兩塊大LED屏,在屏幕上實時播放總理回答問題的畫面,這有助於坐在後排和邊角的記者看清主席臺畫面。

在兩個多小時的時間裏,李克強共回答了17個問題,相比于他的前三次記者會,今年給記者的機會也有所增加,其中六個問題是由外國記者提問的。

在回答的主題方面,“政事兒”注意到,提問最多的話題集中在外交層面,提到了中美、中俄、中日關係和周邊外交,其次是經濟和簡政放權相關問題。

在入場後即將落座時,“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向李克強打招呼,“李總理好”,他又直起身向“政事兒”微笑並揮手示意。

在李克強回答完所有問題後準備離場時,“政事兒”又向李克強表示:“您還沒有談有關房價的問題呢”,李克強笑了笑,轉身同其他工作人員向右側大門方向走去。

在李克強回答問題時,“政事兒”注意到在電視直播畫面上看不見的多個細節。

1,從進入會場到坐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李克強一直面帶微笑向記者揮手示意。同樣,在離場的時候,李克強一樣微笑揮手示意。

2,當有記者用英文提問時,李克強向前俯身,仔細聽問題。此前,李克強曾在達沃斯等多個場合,流利地用英文與外國友人對話。

3,當記者提問時,李克強用鉛筆在紙上寫文字,準備回答問題。在桌上,工作人員給李克強準備了四隻鉛筆,兩支黑色,兩支紅色。

4,譯員在現場翻譯問題時,“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李克強不時拿起鉛筆來回轉動。

5,喝水時,李克強的速度很快,一小口後,迅速放下水杯投入到回答問題當中。

6,肢體語言豐富,在每次回應記者問題之前,他都會揮手向提問記者示意一下。在不同的語言環境下,李克強會做出各種不同的手勢,同樣,在講到不同的話題時,他也會呈現出不一樣的表情。

以下為“政事兒”在總理記者會上抓拍到的,李克強各種手勢瞬間。

入場時向記者揮手打招呼

即將落座時,“政事兒”向李克強打招呼,“李總理好”,李克強又直起身向“政事兒”微笑並揮手示意。

回答問題股市及金融市場問題時,李克強説,請你問第一個問題,你就把股市匯市等金融市場問題當“當頭炮”,不過也可以理解。因為許多金融問題的表現往往早于經濟問題的發生。

回答問題股市及金融市場問題時,李克強説,去年由於多重因素的原因,中國股票市場發生了異常波動,有關方面採取綜合性穩定市場的舉措,實際上是要防範發生系統性的金融風險,這一點是做到了的。

回答“中國也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相關問題時,李克強説,中國經濟本身也在轉型,一些長期積累的矛盾在凸顯,所以説下行的壓力確實在持續加大。但中國不會“硬著陸”,因為中國市場還有很大的潛力。

回答“中國也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相關問題時,李克強説,去年是世界經濟6年來增速最低,我們還是實現了7%左右的增長目標,並沒有用“大水漫灌”式的強刺激,而是選擇了一條更為艱難但可持續的路,就是推進結構性改革。

聽記者提問時手握紅色鉛筆

在回答中美關係問題時,李克強説,中美兩國之間有廣泛的共同利益,當然也存在著分歧,有的還是比較尖銳的,這毋庸諱言。

回答中美關係問題時,李克強説,中美經貿關係的發展從來都是雙贏的,這一點,美國的商人們心裏最清楚。

喝水瞬間

回答“養老金問題”時,李克強説,這裡我想做個安民告示,從全面長期來看,中國政府對中國公民保證養老金髮放是沒有問題的。

在回答如何保持經濟增速以及如何避免下崗潮等問題時,李克強説,你問問題的時候很嚴肅,讓我略有沉重。

回答簡政放權問題時,李克強説,對那些于法無據影響群眾的創業熱情,甚至損害群眾利益的不合理文件要堅決進行清理,該廢除的廢除。

記者提問時報了自家多個媒體平臺名稱時,李克強揮手並會心一笑

回答文物保護工作相關問題時,李克強説,市場經濟是法治經濟,也應該是道德經濟。發展文化可以培育道德的力量,我們推動現代化,既要創造豐富的物質財富,也要通過文化向人民提供豐富的精神産品,用文明和道德的力量來贏得世界的尊重。

回答“香港的出路到底在哪?”之前。

回答“香港的出路到底在哪?”時,李克強説,香港會保持長期繁榮穩定。中央政府“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沒有也不會改變。而且我們相信,特區政府有能力、香港民眾有智慧處理香港遇到的各種複雜問題和局面。

回答中俄問題時,李克強説,習近平主席和普京總統經常會晤,我們不僅是政治關係好,在經濟方面也是有升溫趨勢的,因為我們在諸多領域都有多項合作。

回答中俄問題時,李克強説,去年年底我和貴國總理梅德韋傑夫先生進行了深入探討,比如我們可以在油氣一體化方面進行合作,這樣可以吸引中方對俄的投資。我們還可以拓展貿易渠道,實現貿易多元化。

回答中俄問題時,李克強向俄羅斯記者示意,並説,我對俄羅斯的朋友要額外加一句,這種向好也是表明世界貿易在向好,我們給世界貿易吹吹暖風。

回答全國醫保聯網問題時,李克強表示要下決心推進,要在今年基本解決省內就醫異地直接結算的基礎上,爭取用兩年時間,使老年人跨省異地住院費用能夠直接結算,使合情合理的異地結算問題不再成為群眾的痛點。

回答全國醫保聯網問題時,李克強説,我們執政的目的是為什麼?出發點和落腳點還是為了改善民生,就是要讓群眾對民生的呼聲和要求,倒逼我們的發展,推動和檢驗我們的改革。

回答台灣問題時,李克強説,我們還會繼續推出有利於兩岸經貿合作的舉措,當然前提是要保持兩岸的和平發展,基石還是“九二共識”。只要遵循這一政治基礎,大家都認同屬於一個中國,可以説什麼問題都好談。

回答有關簡政放權問題時,李克強説,能上網的要盡可能上網。政府的權力清單要上網,權力的運行也要上網,要留下痕跡,這樣可以減少自由裁量的空間。人們不是常説“人在做、天在看”嗎?現在是雲計算的時代,我們要讓“權在用、雲在看”。行使權力不能打小算盤。

回答中日關係問題時,李克強説,在中日關係雖然有改善的勢頭,但是還不鞏固,還比較脆弱,我們還應該本著雙方對歷史問題的原則共識,而且做到言行一致。我可不願意看到再走回頭路。

回答“五險一金”相關問題,李克強説,我在參加兩會期間,一些代表和委員也提出來可以考慮適當地調整“五險一金”的繳存比例,黨中央國務院對此事高度重視,國務院去年就工傷、失業、生育保險實際上已經下調了它的繳存比例。

回答“五險一金”相關問題時,李克強説,在國家規定的統一框架下,可以給地方更多的自主權,讓他們根據當地的實際情況,階段性地、適當地下調“五險一金”的繳存比例是可以做的。總的是讓企業多減輕一點負擔,讓職工多拿一點現金。

回答農業相關問題時,李克強説,農業始終是一個弱勢産業,國家對農業的扶持力度不會減,對農民支持的力度也不會減。中國問題的最終解決還在於農民問題從根本上解決,讓他們能夠富裕起來,過上現代文明的生活。

回答農業相關問題時,李克強説,我們會始終高度重視“三農”問題,也會高度重視如何保護工人合法權益的問題。

離開會場時又向記者揮手示意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責任編輯:張維
回到 頂部
/govweb/jsonTag/tp/s2013_1458176628427.json
/govweb/jsonTag/tp/s2014_1458176639155.json
/govweb/jsonTag/tp/s2015_1458176649338.json
/govweb/jsonTag/tp/s2016_1458176659487.json
/govweb/jsonTag/tp/s2017_1458176669105.json
/govweb/jsonTag/tp/s2018_1458176678264.j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