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兩會全面吹響供給側改革號角 各行業克難攻堅

中央政府門戶網站 www.gov.cn 2016-03-19 17:03 來源: 中國網財經
【字體: 打印

在去年底迅速火起來的高頻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毫無懸念的被列入了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這意味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將不僅僅停留在“討論”或是“熱議”,而是真真正正吹響了全面行動的號角。

兩會期間,有代表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稱為“結構闖關”,猶如上世紀80年代的“價格闖關”,以此來形容推進供給側改革所需要的勇氣與智慧。誠然難度不容小覷,但改革的步伐不會因此停滯。在“十三五”規劃綱要、政府工作報告的指引下,各行各業發起了供給側的改革攻堅戰。

2016年全國兩會全面吹響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號角

鋼鐵、煤炭業

供給側改革方向:化解過剩産能

難點:人員安置

解決方案:政策托底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五大任務是“去産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其中“去産能”居首位。在“十三五”期間,國家將鋼鐵、煤炭行業作為“去産能”的突破口。

鋼鐵、煤炭行業都是産能過剩問題非常嚴重的行業,因為供給嚴重大於需求,産品賣不上價錢,“鋼鐵價格賤過白菜”、“賣一噸煤的利潤買不到一瓶飲料”。中鋼協會員企業2015年虧損面達到50.5%;中煤協統計的90家大型煤企(産量佔全國的69.4%)2015年前11個月利潤總額同比降了90.7%。

因此鋼鐵、煤炭行業成了各行業中首先被給予去産能“量化指標”的行業。今年2月,國務院先後發佈《關於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産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和《關於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産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兩個文件提出:從今年開始,用5年時間再壓減粗鋼産能1億噸-1.5億噸;用3-5年時間,再退出煤炭産能5億噸左右、減量重組煤炭産能5億噸左右。

從全國兩會期間代表委員們透露的消息來看,這兩個行業的部分企業、地方政府已經積極行動起來。

全國人大代表、河北省省長張慶偉表示,到2020年,河北省鋼鐵産能要壓減到2億噸以內。這意味著有60%的鋼鐵企業要關閉、整合,河北省政府已經制定出詳盡方案。煤炭方面,據新京報統計,山西、內蒙古等六省份也已經公佈了未來3-5年內的煤炭去産能目標,計劃削減産能總量已經高達3.3億噸。

去産能是一個長期、緩慢的過程,對企業的挑戰之一是員工的安置再就業。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曾表示,通過對煤炭、鋼鐵行業進行初步統計,預計共涉及180萬職工的分流安置。

因此去産能過程中,不僅需要現有的社會保障體系,還需要財政、金融等方面給予專項政策支持。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表示,中央財政將安排1000億元專項獎補資金,重點用於職工分流安置。

經濟學家厲以寧在全國政協十二屆四次會議記者會上也對政策托底表示了贊同:“職工下崗怎麼辦?所以中央現在的政策是包下來,與其養虧損的企業,不如養職工。職工生活有著落了,經過培訓可以重新找到工作崗位。”

房地産業

供給側改革方向:去庫存

難點:市場分化嚴重、加劇調控難度

解決方案:因城施策

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在梅地亞新聞中心舉行最後一場記者發佈會上,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部長陳政高透露了一組數字:去年年底中國樓市庫存達到了7.18億平方米,同比增長了15.6%;今年1-2月份庫存又達到了7.39億平方米,增速達到了15.7%。同時陳政高表示,庫存主要集中在三四線城市。

今年自春節以後,中國房地産市場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一線城市樓市開啟了新一輪的上漲之勢,裹被子徹夜排號、開發商及房主坐地漲價、日光盤、地王等現象屢見不鮮。

在三四線城市苦戰“去庫存”時,一線城市樓市卻出現“發燒”式回暖。“分化嚴重,而且日趨嚴重,一線城市和三四線城市情況大不一樣。”陳政高稱,“這就給我們調控帶來了挑戰,也是重大的課題。”

今年2月,央行發文調整個人住房貸款有關政策,規定在不實施“限購”措施的城市,居民家庭首次購買普通住房的商業性個人住房貸款,原則上最低首付款比例為25%,各地可向下浮動5個百分點。也就是説非限購城市首套房最低首付款比例可降至20%。

目前仍然在實施限購政策的城市只有北上廣深和三亞,可見央行的房貸政策也考慮到了樓市分化的情況。但是房地産有關金融方面的政策還是考慮的是金融總量上的狀況,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記者會上表示,“央行歷來主張,在價格出現分化的情況下,要更好地發揮城市一級對於每一個城市房地産形勢的判斷,以及能夠提供的有關政策的指導。”

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了“因城施策化解房地産庫存”,對此有專家預計,今年各地會密集出臺“地方版”的樓市去庫存政策。國土資源部部長姜大明在列席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第二次全體會議前表示,通過因城施策的努力,房價一定會穩定住。

消費品行業

供給側改革方向:提升消費品品質、促進製造業升級

難點:引導海外消費回流

解決方案:提升質量、減稅降本

去年1月時,財經作家吳曉波的一篇《去日本買只馬桶蓋》,掀起了一場關於“中國製造”的短板與未來方向的討論,“馬桶蓋”不僅成了去年兩會的“熱詞”,在今年兩會上代表委員們對其討論熱度仍沒有消退。

在談及國人到國外搶購電飯煲、馬桶蓋一事時,全國人大代表、格力電器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表示“刺痛了我的神經”。“電飯煲、馬桶蓋的技術並不是太深奧,消費者之所以蜂擁至國外搶購,或許緣于國內製造業很多企業以‘低質低價’‘低質高價’的形式傷害了消費者的利益。”董明珠稱。

近年來,中國人赴海外“搶購某某”的新聞屢見報端,日本媒體將之形容為“爆買”。不僅僅是高科技産品和奢侈品,奶粉、紙尿褲、電飯煲這種日常消費品也都成了中國人搶購的目標。這種強大的購買能力令中國企業感到鼓舞,但是消費者對國産商品質量的不滿意不信任,也令中國企業感到刺痛。

為了讓消費在中國經濟增長中發揮更大的支撐力量、把國人的購買力留在國內,消費品行業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尤為重要。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提升消費品品質”、“促進製造業升級”,可見技術創新和産品質量提升是消費品行業供給側改革的方向。

以奶粉為例,自從2008年“三鹿事件”之後,國産奶粉聲譽驟降,國內消費者通過各種渠道搶購境外奶粉産品,甚至導致香港出臺奶粉限購措施。農業部部長韓長賦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記者會上表示,國內消費者到國外搶購奶粉的現象是“中國乳業人的恥辱”。“所以我們一定要振奮,要奮起直追,要提升我們奶業的品質,要唱響我們的品牌,要提高我們的質量,要恢複國人對民族乳業的信心。”韓長賦稱。

在質檢總局局長支樹平看來,“提升質量”是供給側改革乃至整個經濟轉型發展重要切入點。“通過改善質量供給,來釋放消費潛力,轉變發展方式,提升我們國家的綜合國力。”支樹平在兩會期間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

而對於高端消費品、奢侈品,政府將通過降稅等手段,將購買力“留在國內”。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兩會期間在部長通道接受採訪時表示,吸引境外消費回流的措施包括增加免稅店、降低消費品進口關稅等,“今年肯定會推出增加免稅店的相關規定,也會對部分産品降稅進行研究,擇機推出。”(記者 李春暉)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責任編輯:張維
回到 頂部
govweb/jsonTag/tp/s2013.json
govweb/jsonTag/tp/s2014.json
govweb/jsonTag/tp/s2015.json
govweb/jsonTag/tp/s2016.json
govweb/jsonTag/tp/s2017.json
govweb/jsonTag/tp/s2018.j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