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常務會提出金融系統讓利1.5萬億元,還有哪些工具在路上?

2020-06-18 18:43 來源: 澎湃新聞
【字體: 打印

6月17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引導金融機構進一步向企業合理讓利,助力穩住經濟基本盤;要求加快降費政策落地見效,為市場主體減負。

根據政府工作報告要求,具體提出四個方面:一是抓住合理讓利這個關鍵,保市場主體,穩住經濟基本盤。二是綜合運用降準、再貸款等工具,保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加大力度解決融資難,緩解企業資金壓力,全年人民幣貸款新增和社會融資新增規模均超過上年。三是遵循市場規律,完善資金直達企業的政策工具和相關機制。四是增強金融服務中小微企業能力和動力。

合理讓利1.5萬億,推動LPR下行一個主要方向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鼓勵銀行合理讓利”,這次國務院常務會進一步提升了其重要性,強調了“抓住合理讓利這個關鍵”,並明確了“金融系統全年向各類企業合理讓利1.5萬億元”的任務目標。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對澎湃新聞表示,截至5月末,對實體經濟發放的貸款餘額為162萬億元,LPR一個點的下降,差不多能産生1.5萬億的讓利,可能還不止。

具體來看,國務院常務會提出,將進一步通過引導貸款利率和債券利率下行、發放優惠利率貸款、實施中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支持發放小微企業無擔保信用貸款、減少銀行收費等一系列政策,推動金融系統全年向各類企業合理讓利1.5萬億元。

2019年3月1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見採訪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的中外記者時提到,讓小微企業融資成本在去年的基礎上再降低1個百分點。

曾剛表示,今年以來,企業的融資成本也在下降,LPR一直在下行。其中,推動LPR下行是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一個主要方向,LPR下行帶動整個貸款利率的下調。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對澎湃新聞表示,儘管今年銀行整體經營壓力加大,但仍存在向企業讓利空間。事實上,疫情發生以來,銀行業持續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這些舉措已在按計劃和要求實施。下階段,銀行將進一步加大讓利措施落地。

曾剛進一步表示,讓利會對銀行的利潤産生一定影響,這個影響取決於負債端的利率下降的幅度。在總體讓利的情況下,大行承受能力會強一點,中小行承受能力會差一點。中小銀行本身的盈利就很困難了,後續為了確保銀行自身的經營,尤其是中小銀行的經營,要規範存款市場競爭,加快推動銀行存款利率下行。將來,視情況也可以考慮降低存款基準利率的可能性。因為對中小銀行而言,它的主要負債來源是以存款為主,降低存款基準利率對中小銀行負債成本下降有很大作用,能夠對中小銀行讓利提供更好的支持。

綜合運用降準、再貸款等工具

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還提出,“全年人民幣貸款新增和社會融資新增規模均超過上年”。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明顯高於去年”。

今年5月,M2同比增長11.1%,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同比增長12.5%,均已明顯高於去年8.7%和10.7%的水平。人民幣貸款方面,前5個月新增10.3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多增2.3萬億元,增量已經超過去年全年增量的60%;社融方面,前5個月新增17.4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多增5.4萬億元,增量已經接近去年全年增量的70%。

央行行長易綱6月18日在陸家嘴論壇上表示,貨幣政策還將保持流動性的合理充裕,預計將帶動全年的人民幣貸款新增近20萬億,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量將超過30萬元。

溫彬認為,這樣來看,完成全年任務目標的壓力不大。下階段,要繼續綜合運用降準、再貸款等工具,從量上滿足融資主體的資金需求,化解融資難問題。

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怎麼優化?

這次國務院常務會還提出“遵循市場規律,完善資金直達企業的政策工具和相關機制”。

其實疫情以來,央行已經創設普惠小微企業貸款延期支持工具和普惠小微企業信用貸款支持計劃等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

6月1日,央行聯合銀保監會、財政部、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對中小微企業貸款實施階段性延期還本付息的通知》和《關於加大小微企業信用貸款支持力度的通知》,正式向外界披露了上述兩個直達實體經濟的新貨幣政策工具。

曾剛提出,完善資金直達企業的政策工具和相關機制,未來還可以考慮幾個方向,第一,現有政策繼續優化,央行創新貨幣政策購買地方法人銀行新發放普惠小微信用貸款的40%,40%的規模還是偏小,後續央行可以視情況調整規模;第二,貸款的對象可以視情況進一步擴大,除了小微企業還有一些其他類型的企業需要支持;第三,政策的期限,央行買入銀行信用貸款的期限是一年,在當前疫情不明朗的情況下,能不能考慮把時間更延長一些,比如兩年,這樣銀行的積極性會提高一些;第四,央行購買地方法人銀行信用貸款40%,這筆貸款60%的風險還是在銀行手裏,在這種情況下,銀行可能不會因為這40%的風險轉讓在前端放貸的時候降低門檻,建議在現有的工具下,根據實際情況考慮相應的調整。

此外,曾剛還建議在現有的工具之外,考慮再貼現工具,就是在商業票據及其基礎上進行再貼現。商業票據直接給企業,小企業有直接融資的通道,通過再貼現的方式,對小企業票據提供支持,相當於央行資金通過金融市場直接到小企業。

加快不良貸款處置力度,提高撥備覆蓋率水平

國務院常務會還提出,將合理補充中小銀行資本金。督促銀行完善內部考核激勵機制,提升普惠金融在考核中的權重。

溫彬表示,中小銀行普遍面臨資本匱乏問題,提升其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就必須加快資本補充。要積極拓寬外部資本補充渠道,適度降低資本工具投資門檻,對於發行資本補充工具資質較弱的非上市中小銀行,可以通過引入新的戰略股東、成立新的機構收購重組等方式。

國務院常務會還提出將“加大不良貸款核銷處置力度”。中小銀行的不良貸款率上升、撥備覆蓋率下降較為明顯,而疫情後期將有更多的不良貸款加快暴露。

今年一季度,銀行資産質量已經呈現出一定惡化趨勢。5月13日,中國銀保監會發佈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我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2.61萬億元,較上季末增加1986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91%,較上季末增加0.05個百分點。風險抵補能力方面,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餘額為4.8萬億元,較上季末增加2943億元;撥備覆蓋率為183.2%,較上季末下降2.88個百分點。

新網銀行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表示,按照現在的要求,粗略估算,今年剩下的7個月,人民幣貸款還要新增超6萬億元,社會融資規模還要新增超8萬億元。不良貸款率上升,資産質量下降這是無法避免的事情,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快不良貸款的處置。

對於銀行資産質量下降,應對銀行風險上升,曾剛提出:第一,提高撥備覆蓋率水平應對未來風險壓力,從一季度來看,英美銀行業在大幅度提高撥備覆蓋率水平,大概是去年同期的3到4倍撥備水平。不過提高撥備導致英美銀行業的利潤比去年同期大概下降了百分之七八十。從中國銀行業來説,第一季度,實際上沒有出現大量的撥備計提的上升,從二季度開始,隨著風險壓力來臨,即便會對銀行的利潤産生一些影響,但適度加大撥備計提力度是必須的。第二,補充資本,夯實銀行資本。中小銀行改革和資本補充,具體怎麼改革還沒出來,但估計很快。第三,加快銀行不良的清收處置的力度,既要求銀行自身的處置速度,處置能力要加快,也希望從監管層面上給銀行處理不良資産創造條件,如豐富不良資産處置結構,擴大銀行處置不良資産的範圍等。(記者 陳佩珍)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劉楊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