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老年人搭上“互聯網+”的快車

2016-10-11 07:28 來源: 光明日報
【字體: 打印

四川省綿陽市圖書館內,老人們在學習使用電腦。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你陪我長大,我陪你到老”,這句溫情的告白在今年的重陽節刷爆了朋友圈。不少年輕人都在這天表達了對父母長輩的愛意,很多子女給父母網購了禮品,也有人用手機為長輩預約了上門理療服務。

然而年輕人熱鬧的背後,老年人群體卻逐漸感到與互聯網時代“脫節”。據全國老齡辦、民政部、財政部最新聯合發佈的《第四次中國城鄉老年人生活狀況抽樣調查成果》顯示,2015年有5%的老年人經常上網,其中城鎮老年人中這一比例也僅為9.1%。而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佈的第3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6月,中國網民規模達7.10億,手機網民規模達6.56億,但我國網民仍以10歲至39歲群體為主,佔整體的74.7%,60歲以上的網民僅有3.7%。

如今,越來越多的人通過手機看新聞、社交、網購,互聯網正滲透進現代生活的每一個角落。但對於那些習慣了看報紙、電視,面對面交流的老年人來説,互聯網的世界究竟如何才能拉近?

對網絡操作“有心無力”

在剛剛過去的“十一”黃金周,62歲的天津市民劉大爺終於忙活完了兒子的婚禮。回憶起給兒子準備婚宴的事情,老人告訴記者,老兩口提前半年就開始打聽合適的酒店和婚禮策劃,著實費心費力。但後來,兒子通過手機上的團購網站,沒過幾天就最終確定下來了。“我們不懂新科技,一輩子的經驗比不上兒子辦事利索。”劉大爺感嘆説。

“對於老年人來説,過去不會上網還只是感覺‘趕不了時髦’,而今天如果不接觸網絡,日常生活中也會有諸多不便。”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王廣州對記者表示。

在採訪中,記者了解到很多老年人擔心與“手機不離手”的子女産生代際隔閡,也想更便捷地享受互聯網帶來的便利,但對他們來説,能夠使用微信聊天已經算是“新潮”,對於開通網銀、網上充值購物等門檻更高、網絡操作更複雜的內容,他們往往會覺得“有心無力”。

老年群體緣何成網絡“孤島”

互聯網服務本應是令人感覺便捷的服務,但不少老年人在面對互聯網支付、手機軟體等新産品的學習和使用時,卻感覺到費時費力。功能強大的互聯網應用,為何在老年群體身上成了一種“負擔”?

對於這個問題,中國老齡科學研究中心副主任黨俊武總結了幾點原因:“很多老年人因為經濟水平達不到、思維觀念未轉變、知識儲備陳舊等原因,難以及時適應互聯網環境下的生活。”而不少老年人對互聯網知識知之甚少,因而對“看不見、摸不著”的互聯網抱有“懷疑”的態度,尤其在涉及網絡購物、網絡支付、手機銀行等互聯網財務交易應用時,他們寧願在銀行櫃臺多花時間排隊,也不在網上辦理。

加上目前的互聯網産業現實環境更多地專注于年輕群體,前沿的科技産品不斷更新換代,卻忽視了老年群體的使用需求。王廣州説:“目前很多互聯網平臺和軟體都沒有針對性地滿足老年群體的需求,比如最簡單的字體字號問題。想要讓老年人適應互聯網生活,就需要先適應他們的思維方式,讓他們學習的過程儘量變得簡單和易操作。”

此外,“想學沒人教”也是導致老年人“觸網”尷尬的原因之一。一方面,子女忙於工作、無暇顧及,使很多老年人想要跟上時代,卻沒有學習的途徑;另一方面,目前對於老年人學習互聯網的培訓,還未完全納入老年教育。

幫助老年人融入互聯網

“幫助老年人健康、安全地享受互聯網帶來的便利,讓‘互聯網+’也惠及老年人,意義重大。”王廣州表示,“我們的社會生活正在因互聯網而改變,無論是照料護理、社會服務形式還是經濟模式都在網絡化,今後的老年人如果不能較好地適應互聯網,就難以獲得相應的服務。”

目前,多地也都在對養老服務進行“互聯網+”探索。在北京市朝陽區,就通過為試點社區老人配發可穿戴設備,對他們實時監測血壓、心率等健康指標,實現“移動照料”;在四川成都,依託智慧養老服務平臺,老人能夠在線“點單”享受服務上門。這些互聯網養老服務的完善,也在更好地幫助老年人享受數字化紅利。

黨俊武建議,老年人適應互聯網生活應從“退前教育”開始,相關部門應該對退休職工進行互聯網新技能的培訓,以便職工退休後能夠更好地適應數字化的生活環境。同時,社會組織、街道社區、老年大學等針對老年人的網絡技能的培訓,應該納入到老年教育的範疇內,並且從政府層面加大投入。隨著老齡化進程的不斷加快,到2020年,我國65歲以上老齡人口將達1.67億人,約佔全世界6.98億老齡人口的24%。“老年人的市場不斷增加,企業應當具備長遠眼光,在設計上主動考慮老年群體的需求,不斷創新服務老年人的互聯網産品。”黨俊武説。

“媒體也應該進行多維度的宣傳和倡導。”王廣州補充表示,“尤其是報紙、電視等老年人熟悉的傳統媒體,對互聯網知識技能要進行更全面和有針對性的宣傳報道。”

當下,老年群體接觸互聯網的渠道越來越多,面臨的挑戰也不容忽視,比如網絡詐騙風險、交易支付安全風險等等。對於這些不安全因素,黨俊武強調,“無論是社會還是家庭,都應當正確地引導老年人使用網絡”。王廣州則認為,應當通過機制的完善,保證互聯網産品的使用安全,讓老年人更加放心地享受網絡帶來的便利。(光明網記者 張紫璇)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張維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