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萬億資金要直達市縣,
省級政府如何當好“過路財神”

2020-06-10 13:57 來源: 新京報
【字體: 打印

6月9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確定新增財政資金直接惠企利民的特殊轉移支付機制,提出省級政府要當好“過路財神”,同時不做“甩手掌櫃”,加強資金監管的同時,將自身財力更多下沉基層,彌補基層財力缺口。

明確各級角色定位 點對點直接撥付資金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將新增1萬億元財政赤字,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對上述2萬億元建立特殊轉移支付機制,全部直達市縣基層,不得截留挪用。

9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次強調,保就業、保民生、保市場主體要靠市縣落實,將新增財政資金第一時間全部下達市縣。同時,確定了特殊轉移支付機制的具體方式,明確了各級政府和財政部門的“角色”。

中央財政會同相關部門強化管理。省級政府要當好“過路財神”,同時不做“甩手掌櫃”,在加強資金監管同時,將自身財力更多下沉基層,彌補基層財力缺口,以確保中央確定的保就業、保民生、保市場主體舉措真正落到實處。

同時,對資金監管也提出要求,財政部要同步建立全覆蓋、全鏈條監控系統,各級國庫要督促做到點對點直接撥付資金、確保賬實相符,審計部門要開展專項審計。對截留挪用、虛報冒領的要依法依規嚴肅問責,堅決處理。

“特殊轉移支付對省級政府是一個考驗”

如何理解省級政府在特殊轉移支付機制中的角色定位?

中國政法大學財稅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認為,要從轉移方式和資金用途兩個方面去考慮,這也是此次轉移支付機制的特殊之處。

一方面,省級政府做好“過路財神”,資金不經過中間環節,直接抵達市縣基層,財政、人社部門要建立特殊賬戶。這改變了過去中央對地方的轉移支付要經過上級政府,由上級政府統籌再層層下達的現實狀況。

另一方面,省級政府不能做“甩手掌櫃”,既要為下級政府提供服務,指導用好資金;同時監管資金使用。此外,還要將自身財力更多下沉基層,彌補基層財力缺口。

記者注意到,對2萬億元資金的具體用途,會議明確要支持地方落實幫扶受疫情衝擊最大的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和困難群眾的措施,加強公共衛生等基礎設施建設和用於抗疫相關支出等。

施正文介紹,過去中央轉移支付資金到地方一般是作為基本財力,本級政府可根據當地實際情況使用,但這次明確了具體用途,意味著基層政府必須按規定使用,省級政府作為上級有指導和監督之責。

施正文認為,特殊轉移支付機制對省級政府來講是一個考驗,“以前有部門利益大家才有積極性去做,現在錢只從手裏過,不屬於你了,你還是要做好。”

全年社保減費超1.6萬億 佔減稅降費“大頭”

在對市縣基層提供資金支持的同時,財稅部門還出臺稅費優惠措施為市場主體“減負”。

全國兩會明確,今年減稅降費規模將達2.5萬億元。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數據,今年前4個月,全國已累計新增減稅降費9066億元,約佔全年減稅降費(2.5萬億元)的36%。其中,包括2019年年中出臺政策在今年翹尾新增減稅降費4209億元,2020年出臺的支持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稅費優惠政策新增減稅降費4857億元。

從結構上看,今年減稅降費的比例出現一定變化。與去年減稅佔“大頭”不同,今年將以減免企業社保繳費為主。

今天的會議給出了具體數字——今年減免社保費將為市場主體減負1.6萬多億元,大部分在下半年實現,佔全年減稅降費(2.5萬億元)的64%以上。

“社保減免減輕企業負擔,更有助於保就業”

“原本今年的減稅降費以鞏固和落實為主,但今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還是推出了新的減稅措施,全年減稅將近1萬億元,規模不小。”施正文説。

對比來看,社保費仍有減免空間。施正文表示,雖然去年已經降低了幾個點,但是養老、失業等整體仍然偏高,社保費依然有減免空間。

相比減稅,減免社保費對於惠民生的效果也更加立竿見影。施正文認為,減免社保費直接減輕企業負擔,解決的是企業當下最緊迫的生存問題。“如果企業生存不了,沒有營收也就沒有稅,自然享受不到減稅的優惠,特別是環節稅由於有很多中間環節,因此減稅的效果也不一定能直達基層最困難、最需要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減免社保費對保就業有更加重要的意義。施正文分析,由於減掉的是企業僱主承擔的部分,因此直接減輕了企業成本,員工開支壓力減輕,企業可以更多地安置就業,直接解決了當前最大的問題——保就業。(記者 姜慧梓)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劉楊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