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織縱橫 廣路連康莊——農村公路建設為老區延安帶來新氣象

2018-01-29 13:40 來源: 新華社
【字體: 打印

新華社西安1月29日電 題:鄉村織縱橫 廣路連康莊——農村公路建設為老區延安帶來新氣象

新華社記者

“我現在還記得,十幾年前離開家時,村裏還都是土路,深一腳淺一腳,一步一回頭。去年我回來時,開的是自家的小汽車,走高速、上幹道,再拐到村裏的水泥路上,一直開到家門口。”寒冬時節,站在陜西省延安市延川縣龍耳則村村口,村民呂延利不由感慨,“路又平又寬,跟過去完全兩樣。變化真是太大了!”

在革命老區延安,昔日泥濘的羊腸小道,變為平整寬闊的柏油路、水泥路,讓許多像呂延利一樣的村民,往來更便捷。農村公路縱橫延伸,勾連互通,更是為山鄉帶來巨變。

昔日行路難 羊腸多崎嶇

龍耳則村位於黃河邊,離黃河著名的乾坤灣只有幾公里,離延川縣城50多公里。長久以來,龍耳則是延川縣最偏遠的行政村。偏僻、封閉,曾是這裡的標簽。今年31歲的呂延利,長到十五歲,都沒去過縣城。

“我們村過去只有羊腸小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呂延利説,“過去去鎮子裏也是土路,2013年村子到鎮裏才通了柏油路,村裏人為此高興了很久。”

已過古稀之年的老人劉世林,曾在村裏的羊腸道上吃足了苦頭。“我年輕的時候,村裏的小道連架子車都過不去,種莊稼、拉農家肥只能靠人硬背、硬擔。一年下大雪,要去糧站交公糧,牲口拉著糧食滑倒了,扶不起來,我就只能一袋袋糧食背過去。”如果土路遇上大雨天,人就徹底出不了門了,“泥坑連泥坑,不小心就能翻到溝渠裏,那路就只有騾子能走,驢都走不成。”

而這樣的路,在很多農村地區都曾存在過。延川縣梁家河村50歲的村民張銀娃説:“過去村裏村外都是土路,下雨下雪根本沒法走。十多年前有一次下雨過後,我騎摩托回家,走半道上兩個車輪子就全陷到泥裏了,把我整慘了。”

龍耳則村共有172戶,576人,但這些年很多人受不了這裡的偏僻、封閉,陸續搬了出去,村裏常住的只剩下20多戶。“出去看看才知道外面有多大。”呂延利説。

作為延川縣乾坤灣鎮的扶貧幹部,賀燁仍然記得2016年第一次到龍耳則村看到的情景:村口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是一條路況不好的柏油路,村裏則都是土路,勉強能過一輛車;很多窯洞都空了,村子鮮見人來人往。這是一個典型的“空心村”,朝氣與活力完全流失了。

今朝改舊道 山鄉迎新生

2017年,在外多年的呂延利回到了家鄉。他驚喜地發現村裏有了新變化:“村裏新鋪了水泥路,還有一條寬展的公路從村裏通過。車一路開到家門口暢通無阻。”

從村裏通過的是被譽為“陜西1號公路”的沿黃公路,2017年8月,這條路正式通車,與9條高速公路、13條國省幹線公路以及80條縣鄉公路相連接。

2017年10月“黃金周”,龍耳則村迎來一波波遊客。一些人飽覽壯觀的乾坤灣後,順著沿黃公路,來到這個秀麗的村莊。窯洞、棗林、蘋果園,讓遊客們駐足觀賞。“沿黃公路邊上,就是我們村裏的棗林,許多遊客喜歡自己採摘品嘗,我們都不收費,就喜歡這人氣。”呂延利説。

村裏的“土特産”南瓜、花生、紅薯也成了搶手貨,一天能賣幾十元至幾百元,村民樂開了花。“路通了,有了人氣,村民的精神面貌也改變了。”賀燁説。

也是2017年,龍耳則村鋪上了長11公里、寬4.5米的水泥路。“這路好,走哪都不費勁。水都順著路邊的排水渠走了,路上也不積水。”劉世林説。

延安市交通部門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延安農村公路總里程由2005年底的13061公里增加到18657公里,公路密度由35.3公里/百平方公里增加到50.4公里/百平方公里,延安全市行政村通硬化公路率97.8%,通砂路率100%,120萬人直接受益。

在梁家河村,張銀娃也感受到村裏道路的變化。近年他家的果園都通了水泥路,不僅能開著車到山上的果園種蘋果,客商也能把車開到果園採摘、裝箱。

農家話未來 美景俱可待

村裏村外路通了,龍耳則村不斷有搬出去的村民陸續回歸。“一個月就回來了3戶。現在村裏很多人家都在拾掇院子、窯洞,想做農家樂和民宿。”呂延利説,“還有很多在外打工的年輕人,也想回村發展。”

呂延利説,村里正在規劃將原有170多畝的蘋果園擴大規模,再發展一些葡萄園和溫室大棚。“過去地種得再好,東西也出不了村,現在不愁了,就要把村裏的土地好好規劃起來,成立經濟合作社和旅遊發展公司,帶村民走上富裕路。”

劉世林笑瞇瞇地聽著村裏的未來,“這幾年孩子帶著我去了延安、西安、北京,享到了過去沒享到的福。今後幾年,我還想看看,我們村能不能變得像外面那些地方一樣美!”(記者 姜辰蓉、黃小希、梁愛平、孫正好)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方圓震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