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化維護女性權益的執行力

2018-03-12 07:45 來源: 人民日報
【字體: 打印

政府工作報告指出,營造尊重婦女、關愛兒童、尊敬老人、愛護殘疾人的良好風尚。當前,婦女的貧困問題、社會對婦女的歧視現象仍然存在。如何更好地保護婦女權益?聽聽女性代表委員們怎麼説。

作為鄉村振興建設的有生力量,鄉村婦女的地位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福建省莆田市秀嶼區笏石鎮岐厝村黨支部書記曾雲英代表説:“以前村裏的婦女都是圍著灶臺、老公還有小孩轉。現在,村裏大部分工作要靠婦女。”

西藏自治區比如縣恰則鄉那村黨支部書記次仁措旦代表説,在舊西藏,婦女統稱為“吉麥”,直譯就是“腰以下”——彎著腰走路,不能抬頭,被看成最低賤的人。

“現在不一樣了,在農副産品加工、特色種養殖等領域,通過‘女能人+合作社’的模式,婦女撐起脫貧攻堅的半邊天。”西藏墨脫縣幫辛鄉小學校長格桑德吉代表説。

西藏昌都市藏醫院消化內科副主任醫師澤仁永宗代表説,現在在西藏的縣鄉村,隨處可見女書記、女校長、女企業家,男女平等的觀念深入人心,社會上對婦女經商也很接受,這在以前根本不可想象。

貴州省婦聯副主席殷紅梅代表介紹,婦女是脫貧攻堅的主力軍,“我們請非遺大師教大家刺繡和飾品製作工藝,讓她們在家裏就能解決就業問題。”目前,“錦繡計劃”培訓發展了婦女特色手工企業和專業合作社達1000多家,婦女手工産值達50億元,每年通過手工幫扶脫貧的建檔立卡貧困婦女超過1萬人,手工從業婦女年人均收入萬餘元。

“渭南探索了‘支部+婦聯+産業脫貧’的思路,調動了全市100多名女村官,堅持黨建帶婦建,由支部統籌謀劃、婦聯動員引領,幫助貧困婦女共享産業發展紅利。”陜西渭南市副市長高潔委員介紹。

謝文敏委員講起自己作為律師曾代理過的一個案件。一位外企職員,老公在網上賭球,輸錢後又借了200萬,加上利息300萬。債主每天到公司堵她,公司因影響不好,辭退了她。

去年3月1日,最高法對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作出的補充規定施行,針對夫妻共同債務出現的新問題,強調賭博、吸毒等非法債務不受法律保護。

“公佈那天我特別高興。補充規定給‘被負債’的婦女提供了真真切切的保護。”謝文敏説。

福建古雷港口經濟開發有限公司職員郭晶晶代表建議,企業應從人文關懷出發,對孕期、哺乳期的婦女加以呵護,“比如有企業對其採取延遲上下班的政策,避開通勤高峰期。”她還談道,“相關法律是維護女性權益的頂層制度設計,建議能夠強化執行力,對危害女性權益的行為‘人人喊打’。”

嚴慧英委員提到,在社會輿論、社會文化等原因導致的一種認知下,女性在家庭中普遍承擔著更多責任,但是價值未得到相應認可。在社會文化方面構建新的性別文化,減少對女性的歧視和暴力,需要社會各界共同努力。(記者袁泉、龔相娟、盧曉琳、邵玉姿、鄭海鷗、吳姍、程煥)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朱英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