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辦就重大水利工程建設有關情況舉行發佈會

2018-12-06 15:43 來源: 中國網
【字體: 打印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于2018年12月6日(星期四)上午10時舉行新聞發佈會,請水利部總規劃師汪安南介紹重大水利工程建設有關情況,並答記者問。

國新辦就重大水利工程建設有關情況舉行發佈會。中國網 宗超 攝

國新辦新聞局副局長襲艷春主持發佈會。中國網 宗超 攝

國新辦新聞局副局長襲艷春:

女士們、先生們,上午好,歡迎大家出席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佈會。今天我們非常高興地邀請到水利部總規劃師汪安南先生,請他為大家介紹重大水利工程建設情況,並回答大家的提問。出席今天發佈會的還有水利部水利工程建設司司長王勝萬先生。

下面就先請汪安南先生作介紹。

水利部總規劃師汪安南。中國網 宗超 攝

水利部總規劃師汪安南:

女士們、先生們,各位記者朋友們,上午好。非常歡迎大家出席這次新聞發佈會,感謝大家長期以來對水利工作的關心和支持。

下面,我就重大水利工程建設進展情況向大家做一簡要介紹。重大水利工程是強化水旱災害防治、優化水資源配置、改善水生態環境、促進流域區域協調發展的重要手段,在保障國家水安全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基礎性作用。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重大水利工程建設,2014年作出了加快推進172項節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的決策部署,要求集中力量建成一批打基礎、管長遠、惠民生的重大水利工程。

五年來,水利部會同有關部門和地方,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習近平總書記治水重要講話精神,堅持“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的治水方針,按照“確有需要、生態安全、可以持續”的原則,深化重大水利工程前期論證,合理確定工程建設目標任務、規模和標準,嚴格履行建設程序,細化任務,落實責任,通過加快項目審查審批、拓寬資金來源渠道、抓好工程建設管理、強化會商督導等措施,加快重大水利工程建設,近年來《政府工作報告》明確的任務均圓滿完成,增強水利公共産品供給能力,也充分發揮水利有效投資穩增長作用,重大水利工程建設總體進展順利並取得顯著成效。

目前,172項重大水利工程已批復立項134項,累計開工132項,在建投資規模超過1萬億元,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目標任務提前完成。引江濟淮工程、滇中引水工程、西江大藤峽水利樞紐、淮河出山店水庫等一批標誌性工程陸續開工建設,已有23項重大水利工程相繼建成,提升了流域區域水安全保障能力。

一是在保障防洪安全方面。黃河下游近期防洪治理、江西峽江水利樞紐、河南河口村水庫3項工程通過竣工驗收,東北“三江”治理、天津永定新河治理二期、河北雙峰寺水庫、廣東重點圍堤等工程基本建成,流域整體防洪能力顯著提高。

二是在保障供水安全方面。南水北調東中線一期工程如期建成並持續發揮顯著效益,累計向受水區供水220億立方米;青海引大濟湟調水總幹渠、安徽淮水北調等工程基本建成,有力保障了城鄉供水安全。

三是在保障糧食安全方面。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數由2012年的0.516提高到2017年的0.548。大中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黑龍江“三江平原”等新建灌區加快建設,高效節水灌溉面積“十三五”期間每年新增2000萬畝以上,為糧食增産豐收提供了強力支撐。

四是在保障生態安全方面。實施太湖流域水環境綜合治理骨幹引排通道、牛欄江-滇池補水、河北引黃入冀補淀等工程,有效改善了河湖水生態環境。9月13日,南水北調中線總幹渠向河北省滹沱河、滏陽河、南拒馬河等3條河流重點河段提閘放水,正式啟動華北地下水超採綜合治理河湖地下水回補試點,截至11月30日,累計補水4.4億立方米。

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具有覆蓋範圍大、産業鏈條長、帶動能力強的優勢,有效拉動相關産業發展,促進就業和農民增收,推動産業結構調整和優化升級。已開工建設的132項工程,中西部佔75%,貧困地區佔56%,為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和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發揮了重要作用。

下一步,水利部將會同有關部門和地方採取更加有力舉措,加快推進重大水利工程前期工作和建設實施,成熟一項、開工一項,建設一批、竣工一批,爭取到“十三五”末,除少數需要深入論證的項目外,172項重大水利工程基本開工建設;到“十四五”末,大部分重大水利工程基本建成並陸續開始發揮效益,水旱災害防治能力得到大力提升。

謝謝大家,下面我和我的同事願意回答各位記者朋友的提問。

襲艷春:

感謝汪安南先生的介紹,下面進入答問環節,提問前還是請通報一下所在的新聞機構。請提問。

央視新聞中心記者:

截至目前,172項重大水利工程已經有23項陸續完成,能不能給我們舉一個例子,這些完成的工程對於促進經濟增長和區域發展都發揮了哪些作用?謝謝。

汪安南:

謝謝您的提問。重大水利工程是我們國家水利基礎設施網絡的骨幹,它對於促進經濟增長、區域協調發展和民生改善具有先導作用。重大水利工程的具體作用不僅在傳統的防洪、供水、灌溉、發電方面,也會體現在解決水資源過度開發、生態損害和水污染嚴重等突出問題方面,作用更多更大。

舉三個例子來説明我們重大工程的作用。

第一,國之重器——三峽水利樞紐工程。三峽水利樞紐很有代表性,在防洪方面,2010年和2012年兩次遭遇比1998年還要大的洪水,通過水庫的攔蓄,我們把7萬立方米/秒的洪峰削減到4.5萬立方米/秒下泄,將大大減輕了長江中下游防洪壓力,保障了中下游廣大防洪保護區的安全,這個作用是很明顯的。

從發電來看,三峽是很大的發電樞紐,從建成以來,已經累計發電突破1萬億千瓦時,這對於國家能源結構調整、節能減排和區域經濟發展的作用都是非常大的。

從航運來看,累計貨運量已經突破了11.1億噸,年貨運量已經突破了1.3億噸,是沒有三峽之前的7倍,這對於黃金水道作用的發揮也是不可替代的。

從補水方面看,三峽通過調蓄,枯水期每年可以給下游補200億立方左右的水,這個生態效益和供水保障效益是非常之大的。這對於長江的大保護和下游的生産生活用水,都是非常重要的支撐。所以,實際表明,三峽工程對於我們西部大開發、中部崛起和東部率先發展戰略,以及現在長江經濟帶建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第二,南水北調工程。南水北調東中線一期工程,2013年11月和2014年12月通水後,現在已經累計向受水區供水220億方,這很大程度上改變了北京、天津等北方地區的供水結構。特別是大家能夠明顯感受到的,城市水質發生了明顯變化,丹江口水庫的水是一級水,水質非常好。另外,從專業的角度講,我們更注意,它的水補充來後,可以緩解華北地區特別是海河流域過度開發水資源帶來的生態問題。同時,還通過河道生態補水、河道修復,結合治污等方面,來改善整個區域的生態環境,為這個地區的經濟發展,特別是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發揮了巨大作用,對北方地區經濟發展、改善人民生活水平都有重大作用。

第三,青海引大濟湟灌溉工程。這個工程主要涉及到大通、樂都等貧困地區,工程的灌溉面積約100萬畝,可以解決300萬人的供水安全問題,這對於青海東部地區的脫貧攻堅和區域經濟發展作用是非常巨大的。

總之,重大水利工程是保障經濟增長、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和改善民生的重要物質基礎,對脫貧攻堅等國家戰略的實施發揮重要作用。

襲艷春:

汪總對重大水利工程如數家珍。我們繼續提問。

中國日報記者:

請問目前我國水利基礎設施還存在哪些短板?水利部有哪些計劃補齊這些短板?謝謝。

汪安南:

總的來看,從新中國成立以來,持續大規模的水利建設,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的大規模水利建設,我們國家水利工程體系基本形成。但是,從未來經濟社會發展和現代化要求來説,我們還有些差距。水利工程還存在著一些短板和薄弱環節,我還是從幾個方面來説。

防洪方面。大江大河的幹流和一些主要支流還有部分堤防沒有達標,缺乏一些控制性的工程,特別是面廣量大的中小河流防洪體系還不完善,防洪標準還比較低,同時也還存在著一些病險水庫,影響防洪安全。

供水方面。一些區域資源性缺水和工程性缺水都是存在的,一些區域和城市供水保障程度還不高,特別是廣大農村地區,農村飲水安全保障程度還需要加強,這也是我們供水方面的短板和薄弱環節。

生態文明建設方面。一些區域的水土流失還是比較嚴重的,一些地區河湖生態損害還是比較突出,有些地區地下水超採還是比較嚴重的,這就是我們在生態方面的短板和薄弱環節。當然我們自身從監管的角度講,信息化和監測水平還不足,特別是一些水文水資源動態的、全過程的監測預警預報體系還需要進一步完善,工程調度信息化手段還需要加強。如果信息化手段加強,可以在更高水平上保障水安全。

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要加快水利基礎設施網絡建設,把它放在九大基礎設施網絡之首。最近召開的中央財經委第三次會議強調,要大力提升我國自然災害的防禦能力。水利部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圍繞著國家重大戰略,將聚焦水利短板和薄弱環節,著力做好以下工作:

首先,還是要加快防汛抗旱水利提升工程建設。我想可以做好三件事:一是消隱患。對病險水庫、堤防險工險段等水利病險工程進行及時消險,使得水利工程病險率大幅度降低,生病、病險是正常的,和每個人一樣,都有生老病死,但是要大幅度降低病險率,這是消險。二是補短板。一些防洪保護區的防洪標準沒有達標,一些重點澇區的排澇標準沒達標,我們要進行達標建設,主要通過堤防的達標建設、控制性工程、蓄滯洪區的建設,以及排澇設施等建設,來補齊短板。三是提能力。要現代化建設,就需要根據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和保護對象的新變化,由於很多新區建設與對象發生變化,要適時調整治理標準,不斷提升防汛抗旱能力。

其次,要加快水資源保障能力建設,這方面我們要做好四件事:一是先節水。要實施國家節水行動,推動全社會和各行業的節水,特別是農業節水,我們要在農業節水方面大力推進大中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現代化改造等重大節水工程建設,把節水放在第一位。二是保底線。我們的水資源保障底線是什麼呢?就是要保障城鄉居民的飲用水安全,這是不能突破的底線,特別是要解決好貧困地區的農村飲水安全問題。三是增供水。我們要提能力,加快重點水源、重大引調水等工程建設,要不斷完善大中小微並舉、豐枯多源互補的水資源配置格局,中國的水資源配置格局就是要形成一個大中小微並舉、豐枯多源互補的格局,這樣可以提高我們供水保障能力。與此同時,我們還要注重加大非常規水資源的利用,把非常規水資源的利用納入到水資源配置體系。四是強應急。因為任何事情都可能處於應急狀態,我們應急要預先有準備,加強城市的應急備用水源、抗旱應急工程建設,解決突發乾旱期的生産生活用水問題。通過做好這四件事,來保障我們水資源的安全。

第三,我們要抓好水生態保護修復。要做好兩方面的工作:一方面是要強監管,要強化對水土流失預防區的保護,要強化河湖行蓄洪空間的整治,要強化水域岸線的管控,把我們的生態空間管好。第二方面是要修復,因為我們歷史欠賬很多,在這種現實下我們要修復,就是要加強水土保持生態建設,對破壞的水土流失地區要進行治理,推進重點河湖的綜合治理與生態修復,有些河湖生態退化,比如對於華北地下水超采地區,要用科學手段治理修復它,逐步恢復江河湖泊和地下水的生態環境。

第四,提升水利信息化水平。剛才前面説了信息化水平的短板,我們下一步就是要加強水文水資源的監測預警、水利工程河湖監控能力的建設,要大幅度提升水利綜合監測預警、水利工程調度管理以及行業監管等方面的信息化水平,推進智慧水利建設。謝謝。

香港有線電視臺記者:

關於南水北調工程,我們留意到,在南水北調工程開工的時候,大家都很關心關於成本效益的問題。現在東線和中線都已經通水了三四年的時間,水利部方面如何評估成本效益的問題?還有對於沿線環境破壞的問題。第二個問題,關於南水北調的水質問題,山東方面有反映出現水質不穩定的問題,請問水利部方面有什麼回應?第三個問題,南水北調最後的西線工程,現在規劃的程度到哪?有沒有消息可以透露?

汪安南:

謝謝這位記者的提問,謝謝你對南水北調的關心。我剛才專門介紹了南水北調工程對我們國家保障水安全的重大作用,而且已經發揮了非常好的作用,220億立方的水,對華北地區來講,具有非常重大意義。我首先回答一下生態問題。我認為,南水北調對改善我們國家生態環境作用巨大,很重要的就是我們華北地區增加水資源220億方,就可以減少對當地水的利用。我剛剛講的,水資源的開發利用率可以降下來,這對生態具有巨大作用,産生很大的宏觀生態效益。當然工程建設當中一些微觀的生態影響,和這個不可同日而語,所以我覺得生態問題不容置疑,生態作用巨大。

剛才説整個運營怎麼樣。這些年來,從東線運行大概五年、中線四年的時間,可以這樣説,一年比一年好,一年比一年的調水規模大,運行得越來越向原來設定的方向實現。我相信,在未來一段時間,它的經濟效益可能比我們前期預期得還要好,更不用説巨大的生態效益和社會效益。這項工程現在看,從必要性、可行性、可持續性來講,都是非常好的。習近平總書記對我們重大水利工程建設明確了一個原則,就是“確有需要、生態安全、可以持續”,我想南水北調工程完全符合這個原則,沒有問題。

關於你提到山東段水質有些波動的問題,我想這也是正常的,因為山東用水主要在東線,東線是從長江引水,經過淮河、洪澤湖,再到駱馬湖,再到南四湖,因為它是利用現有的歷史上形成的河湖水系,水質的波動是正常的,我覺得都在可控範圍之內,這沒有什麼問題。

關於南水北調後續前期工作和下一步打算。我們一方面促進既有工程效益的不斷發揮,管理好、維護好、運營好、調度好,充分發揮現有工程的效益。同時,著眼于國家水安全戰略,持續推進東中線二期和西線工程的前期論證。這也是2002年國務院批准的南水北調總體規劃的要求,從長江的下游、中游和上遊分別建設東線、中線和西線,溝通長江、淮河、黃河、海河,形成我們國家“四橫三縱”的重大水資源配置格局。

現在論證的情況是,東線二期工程規劃正在加快,中線二期後續水源保障工程規劃正在推進,西線工程在深入前期論證。經過科學的決策、慎重的決策,推進這些重大水利工程建設。謝謝。

襲艷春:

剛才和汪總聊天的時候也談到了生態環境保護問題。現在重大水利工程不管在哪建設,對生態環境保護都是高度重視的,而且也需要和生態環境部等相關部門一起配合,密切觀測,及時發現問題,解決相關問題。所以,記者對生態環境的關注應該也是水利部包括生態環境部非常關注的問題。

汪安南:

是的。水利工程生態效益是巨大的,大家也都知道。我還是舉例來説明,比如歷史上的都江堰水利工程,體現了人與自然的和諧,是一項生態水利工程。再如,新中國成立後建設的淠史杭灌區工程,這項工程就是因勢利導、因地制宜,“長藤結瓜”,形成了獨特的水景觀,發揮了巨大的生態效益,大家有興趣可以去看看。第三個例子是黃河小浪底水利樞紐,正是有了黃河小浪底和上游水庫的聯合調度,調水調沙,才能保證我們的母親河黃河干流18年沒斷流,如果黃河斷流了,那時我們是什麼生存狀況呢?我們通過工程建設,實現了黃河不斷流。還有南水北調,剛才我都説了,不重復了,生態效益非常大。這些具有生態效益的水利工程比比皆是,上述例子是大工程,小工程也是一樣。謝謝大家。

光明日報記者:

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近年來水安全越來越受到社會的普遍關注,當前中國水安全形勢能否介紹一下?

汪安南:

謝謝這位記者的提問。習近平總書記關於保障國家水安全的重要講話中,把水安全上升到國家戰略。水安全形勢一直是我們關注的重點。總的來看,經過這麼多年的建設,我們國家水安全保障能力有了顯著提升。從以下幾個方面具體介紹一下:

一是在防洪減災方面,主要是兩個角度,一個是大江大河,我們大江大河的幹流基本具備防禦新中國成立以來實際發生的最大洪水能力;另一個是中小河流,防禦能力也顯著提升。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小河流、山洪災害的年均死亡人數較前十年減少了60%以上,防洪減災能力明顯提升。

二是在供水保障方面,初步形成了水資源優化配置體系,經濟社會發展用水保障能力明顯提升。目前,全國水利工程年供水能力超過了7000億立方米,可以保證中等乾旱年份城鄉供水安全。

三是在生態修復方面,加強了水土保持生態建設和水源涵養,加快重點流域和區域水生態系統保護修復,水生態環境惡化趨勢得到了遏制,保護修復得到了加強。

四是從水治理能力來看,強化了風險管控,基本建成了防汛抗旱、水文水資源、水土保持、地下水等監測網絡,重大水安全的風險監測預警能力不斷提升。同時,建立了行之有效的防汛抗旱指揮體系,實施了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全面推行了河長制湖長制,體制機制不斷創新,制度體系逐步完善,發展活力進一步增強。

總的判斷是,我國總體水安全狀況持續得到改善、總體可控。但是,我們仍然面臨著突出的水問題。水資源短缺、水生態損害、水環境污染以及水災害等新老水問題沒有得到根本解決。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和社會主要矛盾變化,加之極端天氣氣候事件增多等複雜因素,保障國家水安全任務仍然十分艱巨複雜。

下一步,水利部將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堅持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不斷補齊補強水利短板、強化監督管理,努力構建更加完備、更高質量的水安全保障體系,保障國家水安全。謝謝。

​澳門澳亞衛視記者:

我們想問一個和珠三角水資源配置工程有關的問題,我們知道這也是172項重大水利工程之一。想問現在的籌備建設進展怎麼樣?預計在什麼時候能夠看到一個階段性成果?

汪安南:

謝謝你的提問,也謝謝你關注這麼一個具體的工程。珠三角水資源配置工程是珠江流域綜合規劃確定的一項重大的區域性水資源配置工程,也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中一個非常重大的工程。在廣東省委省政府的堅強領導下,前期工作進展非常順利。今年國家發改委已經批復了工程的可行性研究報告,初步設計也通過了水利部審查,可能近期就會批復這項工程的初步設計。這項工程總的佈局是從珠江流域的西江引水,向珠三角東部地區,也就是向廣州的南沙新區、東莞市、深圳市供水,也可以為香港的應急供水創造條件,包括為廣東番禺、順德這些地區提供應急供水條件。這項工程年供水能力大概在17億立方米,整個開工準備工作進展得非常順利,從現在的前期工作情況和開工條件看,可能是明年開工投資最大的項目。謝謝。

中新社記者: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我們國家建設了許多著名的水利工程,請問下一步在重大水利工程建設方面還有什麼樣的計劃?明年即將開建的最大的水利工程,您能否再繼續介紹一下?

汪安南:

謝謝您的提問。我剛才已經説到,我們國家的水利基礎設施,包括重大工程,都取得了重大進展,成效非常大。但是,從保障國家水安全的要求看,從現代化建設的要求看,我們還必須加快推進重大水利工程建設。這個重大水利工程建設,我們肯定是要圍繞著國家戰略,根據經濟社會發展的總體要求來推進。

下一階段的重點,當然肯定是以172項節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和水利改革發展“十三五”規劃確定的重大項目為重點,按照“確有需要、生態安全、可以持續”的原則,有序推進。要做好兩方面的工作:一方面,加快在建工程的建設步伐。另一方面,推進未開工項目的前期論證,形成儲備一批、開工一批,建設一批、竣工一批的梯次結構。我們現在研究明年的工作安排,初步考慮到明年底,172項節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要實現累計開工達到80%以上的目標,加快完善我國水利基礎設施網絡。

關於明年開工的最大水利工程,剛才我回答那位記者問題的時候已經提及了,從目前前期工作進展和開工條件看,明年開工投資最大的項目是珠江三角洲水資源配置工程。謝謝。

人民日報記者:

您剛才提到重大水利工程的産業鏈比較長,帶動能力也比較強,想問我們在建和即將開工的水利工程對拉動經濟內需有何作用?

汪安南:

謝謝你的提問,這個問題請我們王勝萬司長來回答,他比我更專業。

水利部水利工程建設司司長王勝萬。中國網 宗超 攝

水利部水利工程建設司司長王勝萬:

我來回答這個問題。水利工程建設近幾年投資力度非常大,水利工程點多面廣量大,是擴大有效投資、補齊基礎設施短板的重要領域,在工程建設中就可以發揮拉動的作用。具體表現,我想用“三多”來説明:一是需要的用工多。儘管施工機械化水平不斷提高,但是在水利工程建設中還需要大量的工人,需要一些農民工、一些群眾加入到水利工程建設中。用工多,就可以促進就業和農民的增收。二是需要的設備多。水利工程建設涉及到大量的土石方施工、混凝土澆築,會使用大量的施工機械設備,工程本身還需要大量的金屬結構和機電設備。三是需要的原材料多。水泥、砂石料等建材的需求量也很大。舉一個例子,像位於廣西的大藤峽水利樞紐工程,總投資是357億元,總工期是9年,2015年開工,今年在工地參加建設的工人超過了5000人,這裡麵包括大量的農民工。在今後幾年建設中,還會持續需要大量工人。據初步估算,整個工程會採購水泥280萬噸,鋼筋30.9萬噸,砂石骨料1450多萬噸,金屬結構和機電設備約13萬噸。單個工程來看,就有這麼大的需求。從近幾年水利投資來看,年度投資都在7000億左右。所以,對相關産業的拉動作用是非常明顯的,特別是水利投資這種有效投資,對於穩增長、擴內需、穩就業將發揮重要作用。謝謝。

襲艷春:

再次感謝兩位發佈人,也謝謝大家,今天的發佈會到此結束。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吳嘯浪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