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國務院新聞辦就銀行業保險業2020年改革發展情況舉行發佈會

2021-01-24 18:25 來源: 新聞辦網站
【字體: 打印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于2021年1月22日(星期五)下午3時舉行新聞發佈會,請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梁濤、首席風險官兼新聞發言人肖遠企介紹銀行業保險業2020年改革發展情況,並答記者問。

圖為新聞發佈會主席臺。(焦非 攝)

國務院新聞辦新聞局副局長 壽小麗:

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下午好。歡迎出席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佈會。今天我們非常高興邀請到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梁濤先生,請他為大家介紹銀行業保險業2020年改革發展情況,並回答大家感興趣的問題。出席今天發佈會的還有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首席風險官兼新聞發言人肖遠企先生。下面,我們首先請梁濤先生作介紹。

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 梁濤:

各位記者朋友,大家下午好。感謝各位對銀保監會工作的關心和支持,下面我簡單介紹一下銀行業保險業2020年運行及改革發展情況。2020年是歷史上極不平凡的一年,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銀行業保險業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衝擊、穩妥應對各種風險挑戰,繼續保持穩健運行良好態勢,改革發展取得新的成績。

圖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梁濤。(劉健 攝)

一是資産負債及業務穩步增長。2020年末,銀行業金融機構總資産319.7萬億元,同比增長10.1%。總負債293.1萬億元,同比增長10.2%。保險公司總資産23.3萬億元,同比增長13.3%;原保險保費收入4.5萬億元,同比增長6.1%;保險資金運用餘額21.7萬億元,同比增長17%。

二是服務實體經濟質效持續提高。2020年,人民幣貸款增加19.6萬億元,同比多增2.8萬億元。民營企業、製造業貸款分別增加5.7萬億元、2.2萬億元。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貸款、信息技術服務業貸款同比分別增長30.9%、20.1%、14.9%。銀行保險機構新增債券投資9.5萬億元。保險業提供保險金額8710萬億元,同比增長34.6%;賠付支出1.4萬億元,同比增長7.9%。

三是主要經營和風險指標處於合理區間。2020年,銀行業共處置不良資産3.02萬億元。截至2020年末,不良貸款餘額3.5萬億元,較年初增加2816億元;不良貸款率1.92%,較年初下降0.06個百分點;逾期90天以上貸款與不良貸款比例76%,較年初下降5.1個百分點。銀行保險機構流動性總體保持平穩,商業銀行流動性覆蓋率146.5%,保險公司經營活動現金流同比增長106.5%。

四是多渠道增強風險抵禦能力。2020年,通過發行優先股、永續債、二級資本債等工具補充了商業銀行資本1.34萬億元,銀行業新提取撥備1.9萬億元,同比多提取1139億元。2020年末,撥備覆蓋率182.3%,貸款撥備率3.5%,均保持較高水平。初步統計,商業銀行實現凈利潤2萬億元,同比下降1.8%。2020年末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14.7%;目前,保險公司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242.5%,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230.5%。

五是改革開放取得積極進展。持之以恒推進完善銀行保險機構公司治理,深化黨的領導和公司治理有機融合,嚴格規範股權管理,強化董監高等治理主體履職監督。印發中小銀行深化改革和補充資本工作方案,全面部署推進城商行、農信社改革化險工作。全面推進保險機制改革,發佈車險綜合改革指導意見,研究推動發展養老保險第三支柱,加快意外險和農業保險改革。穩步擴大金融對外開放。推動更多對外開放措施落地,積極審核外資機構市場準入申請。自2018年以來,共批准外資銀行和保險公司來華設立近100家各類機構。

下周,銀保監會將召開全國監管工作會議,對2021年工作進行全面部署。我們將牢牢堅持黨中央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服務構建新發展格局,紮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金融業更高水平對外開放,持續防範化解金融風險,進一步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質效,不斷開創銀行保險監管工作新局面。謝謝大家!

壽小麗:

謝謝梁濤副主席,下面我們進入提問環節,提問前請通報一下所在的新聞機構。

圖為國務院新聞辦新聞局副局長壽小麗。(焦非 攝)

第一財經電視記者:

2020年面對嚴峻複雜的國內國際經濟形勢,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嚴重衝擊,銀行業保險業當前的風險情況是怎麼樣的?另外,比如説我們是否有評估銀行業的信貸風險有多大?特別是近期一些發生“爆雷”情況的銀行和保險機構,他們處置的情況是怎麼樣的?謝謝。

梁濤:

這個問題請肖首席回答。

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首席風險官兼新聞發言人 肖遠企:

謝謝你的提問。像你剛才講的,2020年確實是極不平凡的一年,對銀行保險機構也確實産生了一些影響。但是從目前來看,比我們年初預估的要好很多,銀行業保險業風險總體可控,剛才梁濤副主席已經把2020年銀行業保險業的一些經營指標和監管指標都跟大家作了通報,我就不重復了。主要有以下幾方面的原因:

一是始終把銀行保險機構服務和支持實體經濟作為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正是因為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才使銀行保險機構的風險能夠可控。實體經濟發展好了,銀行保險機構風險自然就小;如果實體經濟發展不好的話,風險自然就會增大。我們在年初就採取了一些特殊的政策,特別是幫助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紓困的政策,比如延期還本付息政策,以及一些監管措施的靈活調整,這些都很好地促使銀行保險機構有足夠的空間和時間,通過自身的經營管理,來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促進實體經濟增長。大家看到去年我國GDP的增長達到2.3%的水平,超出了預期,我國是世界上大型經濟體裏面唯一經濟正增長的國家。

二是注重對存量風險的防範和處置,採取了很多措施。比如説我們處置了不良資産3.02萬億元,通過清收、核銷、轉讓等多種形式,處置了這麼多不良資産,力度前所未有,金額也是歷年最高。我們對高風險機構進行了更嚴格的排查,在這個過程中,把高風險機構的風險處置掉了,一批高風險的中小金融機構,大家可以看到像包商銀行、錦州銀行、恒豐銀行以及一些信託公司、部分保險機構,風險都得到有效化解,有的已經輕裝上陣。

圖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首席風險官兼新聞發言人肖遠企。(劉健 攝)

三是前瞻性採取一些預防風險的措施。對重點領域的風險提前部署、未雨綢繆。

房地産領域,我們建立房地産融資全方位、全口徑的統計體系。銀保監會前期與人民銀行一起發佈了對房地産融資的集中度管理通知,如果説銀行房地産風險暴露金額超過了凈資本一定的比例,必須採取有關措施。同時,我們也密切關注觀察不同地區、不同城市房價變化的情況,因城施策,與其他部門和地方政府一起採取相應的措施,這些措施都是動態的,根據各個地方的情況隨時調整。

我們對“影子銀行”時刻保持警惕,去年發佈了第一個中國“影子銀行”的報告,可能有的記者朋友關注並作了一些報道。我們一直對“影子銀行”採取非常警惕的態度,從2017年初以來,我們花大力氣整治“影子銀行”,取得了非常大的成果,2017年以來壓降了20萬億元的高風險影子銀行業務,這個成果必須要繼續鞏固,去年我們也沒有放鬆,堅決不讓“影子銀行”反彈回潮。

我們增強了銀行保險機構風險抵禦能力,去年採取了很多措施,要求銀行補充資本,通過引進戰略投資者、發行二級資本工具、發行永續債等方式,在不同的市場、通過不同的渠道補充資本。另外,我們推進地方政府發行專項債,補充中小銀行特別是地方性銀行的資本金,目前這個工作還在進行之中,已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銀行資本實力大為增強。我們通過增提撥備增強銀行機構抵禦風險的能力,我們在處置不良的時候,動用了一些撥備,同時也加大對撥備的提取,夯實銀行應對風險的基礎。

上述政策可以説是多管齊下,正是因為從一開始就作了部署並採取了多方面的措施,銀行保險機構,目前無論是單點單體、區域性還是系統性風險,都在非常可控的水平。就像剛才梁主席通報裏面講到的,銀行業保險業經營穩健,經營指標和監管指標都處於比較好的狀態。謝謝。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記者:

我想問一個關於公司治理方面的問題,去年銀保監會通報了兩批違法違規股東名單,這兩年加強了公司治理監管工作,我想問一下兩批通報以後,後續有沒有進展?另外,去年還做了哪些公司治理方面的工作?今年在這方面有沒有一些新的舉措?謝謝。

梁濤:

謝謝你的提問,這個問題我來回答。確實像你所講的,銀保監會高度重視銀行保險機構的公司治理改革和監管,並堅持將健全公司治理作為推動銀行保險機構強化風險防控、實現高質量發展的一個重要抓手,我們主要開展了四個方面的工作:

一是加強頂層設計。去年我們發佈了《健全銀行業保險業公司治理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年)》,系統提出了未來三年銀行業保險業公司治理監管和改革的路線圖和時間表。

二是彌補了制度短板。加強公司治理監管規制的建設,研究制定可供我國銀行業保險業共同遵循的統一的公司治理準則,針對大股東行為、關聯交易、薪酬扣回、董事監事履職評價、股權管理不良記錄等若干重點問題,我們準備制定專項的監管規制。

三是實施了監管評估。我們首次完成了覆蓋全部商業銀行和保險機構的公司治理評估,這次參加評估的機構是1792家。總體來看,評級的結果主要集中在B級(較好)和C級(合格)水平,這兩個級別合計起來是1400家,機構數量佔比是78.12%,被評為D級的也就是較弱的機構是209家,佔比11.66%,被評為E級也就是差的機構是182家,佔比10.16%。通過評估,監管部門及時全面掌握了銀行保險機構的公司治理狀況,並通過對問題的督促整改和基於評估結果的分類監管,切實推動銀行保險機構持續提升公司治理的質效。

四是開展了專項整治。我們以中小機構為重點,嚴厲整治資本不實、股權代持、股東直接干預公司經營和通過不當關聯交易進行利益輸送的違法違規行為,排查了4600家法人機構,查處了股權違規問題3000多個,分兩批次向社會公開了違法違規情節嚴重、社會影響特別惡劣的47家銀行保險機構股東名單,穩妥開展了高風險機構違規股東股權清理,有序清退問題股東。

總的來看,過去一年經過監管和行業的持續努力,我國銀行保險機構的公司治理建設和改革取得了積極的成效,但是存在的問題仍然是不可忽視的。一是部分國有機構黨建工作虛化弱化,黨的領導和公司治理未能實現有機融合。二是部分機構股權結構不透明,股權代持、隱形股東問題較為突出,股東行為越位錯位,有的大股東直接干預機構經營,對董事會和高管層進行幕後操縱,通過違規關聯交易進行利益輸送,肆意侵佔機構利益。三是董事會運作不規範,部分非執行董事存在不能、不敢或者不願履職的現象,少數董事的獨立性和專業性嚴重欠缺。四是信息披露不規範,對包括金融消費者在內的利益相關者權益保障不足。

2021年,銀保監會將認真貫徹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持續推動銀行保險機構健全公司治理,堅持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全面領導,推動國有銀行保險機構深化黨的領導與公司治理有機融合,加快完善公司治理監管制度體系,抓緊出臺銀行保險機構公司治理準則、大股東行為監管、關聯交易管理、薪酬扣回、董事監事履職評價等監管規制。健全商業銀行股權託管機制,完善股東中長期分類懲戒處置機制,綜合採取“黑名單”、限制股東權利、違法違規股東公開和清理等措施,加大違法違規股東懲戒力度。持續開展公司治理監管評估,強化分類監管,加強市場約束。另外,我們自身也要完善公司治理監管信息系統,提高監管的信息化水平。謝謝。

中國日報記者:

據市場反映,在政府部門和監管機構,對互聯網平臺企業實施了反壟斷的措施以後,銀行對相關領域的民營企業開始惜貸斷貸,請問這個情況是否屬實?監管機構對此有何評價?謝謝。

梁濤:

這個問題我來回答。民營經濟是推動我國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民營企業是我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融監管部門歷來支持民營經濟的發展,將發展民營經濟作為重點工作之一,引導金融機構為民營經濟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務,應該説取得了明顯的效果。

近期,金融管理部門約談了螞蟻集團等一些互聯網平臺企業,指出其在發展金融科技、提高金融服務效率和普惠性方面發揮了創新作用,提高了金融服務的效率和包容性。但是也指出了它們存在的違規監管套利、壟斷經營、損害消費者合法權益等問題。金融管理部門按照“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基本要求,採取了規範性措施,開展了清理整頓。這些措施符合反壟斷、反不正當競爭等市場經濟發展規律和法治要求,符合人民群眾和各類市場主體的根本利益,與支持民營企業長期穩定健康發展的目標完全是一致的。當然,有關舉措不是針對民營企業,也不是針對某一家企業,不會影響相關企業的正常業務發展。至於剛才你提到的個別銀行對有關領域民營企業的惜貸斷貸問題,據了解,確有個別情況,我們認為這是不符合“兩個毫不動搖”基本精神的,應當予以糾正。銀保監會鼓勵銀行保險機構依法合規與包括被約談企業在內的互聯網平臺企業開展合作,金融支持政策不變、力度不減。

我們注意到部分互聯網平臺企業被約談後整改的態度較為積極,有了初步的效果,我們相信,經過自身的整改規範,互聯網平臺企業將堅守服務實體經濟和人民群眾的本源,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意識,在服務實體經濟和遵從審慎監管的前提下守正創新,成為支持國民經濟發展、助推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要力量。謝謝大家。

澎湃新聞記者:

最近一段時間,一些網絡互助平臺發展迅猛,其本質上卻有商業保險的特徵,但目前沒有明確的監管主體和監管標準,處於無人監管的尷尬境地,互聯網公司美團近期又宣佈關停了網絡互助,請問監管部門接下來將對網絡互助如何監管?怎麼樣進一步規範保險市場行為?謝謝。

肖遠企:

謝謝你的提問。美團互助確實是在1月15日下午5點鐘發佈了公告,宣佈在1月31日會正式關停互助業務。前段時間百度也宣佈關閉互聯網旗下的互助安排,所以大家比較關注。我們覺得美團互助偏離美團主業和逆選擇風險不斷增加,是其關閉的主要原因。下一步,我們還將對網絡公司做互助業務進一步關注,了解其運行的方式和風險情況,再根據情況採取相應的措施。謝謝。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廣記者:

我們知道中小銀行改革是中國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而目前中小銀行是普遍存在或者是面臨缺乏核心競爭力、風險較高、資本不充足等等一些問題。請問去年以來,銀保監會在這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肖遠企:

其實剛才梁主席在回答相關問題還有通報的時候,把中小銀行改革以及其他方面的改革都跟大家作了比較全面的介紹,我再就你剛才的問題作幾點補充。

去年我們把中小銀行的改革作為重要的工作任務抓,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第一,進一步優化了整個銀行體系的結構,促成建立有不同規模、不同特色的主體,各主體之間能夠相互支撐、相互互補的銀行體系,在這個體系裏面有非常大型的銀行,像工農中建4家都是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無論是規模還是業務多樣性,在世界上都位居前列。也有中等規模的銀行,更有一些非常小的區域性的,甚至是社區的、村鎮的銀行。總之,通過優化銀行體系結構,打造一個多樣化、特色化、廣覆蓋的銀行體系,能夠向實體經濟和廣大消費者提供便利的、成本可控的、全方位的金融服務。

第二,進一步明確了中小銀行的發展方向。中小銀行、地區性的銀行必須要做到:一是在本地發展,不能夠全國各地到處跑,原則上它只能夠在本地發展。二是應該聚焦小微企業和“三農”以及個人金融服務,滿足當地企業和居民的金融需求。三是做普惠金融,特別是要把一些薄弱的環節和領域填補起來。這是中小銀行的優勢所在,也是它們應該承擔的使命。中小銀行必須要有抗拒盲目做大誘惑的能力,紮根在當地,做小、做細、做實。

第三,在公司治理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前面梁主席作了介紹,我不重復了。

第四,進一步明確了中小銀行在加強黨的領導、經營管理、監管等方面的責任,銀行的經營就是銀行的經營管理者的責任,特別是董事會負最終責任,股東要履行股東的職責,地方黨委政府要負黨的領導責任,同時也有維持地方金融穩定的責任,監管部門有監管責任。

第五,我們花了很大力氣補充中小銀行的資本,夯實它的資本實力。謝謝。

中國新聞社記者:

近年來,銀保監會出臺了一系列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措施,銀行的民營企業貸款規模也在持續上升,但是我們在採訪中也發現,還是有一些民營企業在反映銀行融資難的問題比較突出,想請問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下一步銀保監會將怎樣繼續支持民營企業的發展?謝謝。

梁濤:

截止到2020年末,全國民營企業貸款餘額是50萬億元,同比增長了14%,普惠型小微企業的貸款餘額是15.3萬億元,增速高於各項貸款增速18.1個百分點。但是市場確實像你説的一樣,仍然存在著民營企業特別是民營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

民營企業是一個龐大的企業群體,涵蓋著國民經濟的各個領域,既有大中型企業,也有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融資難的原因還是應該客觀分析,既有信息不對稱的問題,也跟民營企業的自身經營管理有一定的關係。部分大中型民營企業遭遇融資的困境,有的是因為公司治理的不健全、産權不明晰;有的是片面追求集團化、多元化,偏離主業;還有的是融資結構不合理,對資金來源、成本期限缺乏統籌考慮,稍有經營不慎或市場波動就會出現資金鏈的緊張。對風險較高的民營小微企業的融資問題,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需要動員全社會的力量共同來研究解決。

下一步,銀保監會將進一步完善制度舉措,重點是推進政策的落實,現在已經有很多政策,關鍵還是分類施策,支持民營企業的健康發展。我覺得要分這麼幾類:第一是對主業突出的、財務穩健的、大股東及實際控制人信用良好的民營企業,要求銀行機構堅持審核第一還款來源,減輕對抵押擔保的過度依賴,加大信用貸款投放力度。第二是對先進製造業、戰略性産業和産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的民營科技型企業,鼓勵銀行保險機構大幅增加中長期資金支持,積極發展科技保險,持續改進科技創新的金融服務,支持關鍵核心技術攻堅、基礎研究、成果轉化,支持創新無形資産的質押融資産品。第三是對於依法合規展業,能承擔科技創新責任的民營企業、民營互聯網平臺企業,支持銀行保險機構一如既往地與其依法合規開展業務合作,提供優質金融服務,更好支持實體經濟。第四是對市場有前景、吸納就業能力強的,符合普惠型小微企業標準的民營小微企業,延續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的延期還本付息政策和信用貸款支持計劃,引導銀行加大“首貸戶”、續貸、信用貸、中長期貸款的投放力度,將融資成本保持在合理水平。第五是對於暫時遇到困難的民營企業,引導銀行保險機構按照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一企一策”採取支持處置措施,著力化解企業的流動性風險。對符合經濟結構,優化升級方向有一定競爭力,但是暫時遇到困難的民營企業,鼓勵銀行金融機構組建債權人委員會,加強統一協調,不盲目停貸、壓貸、抽貸,提供必要的融資支持,幫助企業維持和恢復正常的生産經營。第六是對於出現風險的民營企業,要求企業把解困和發展相結合,積極斷臂自救,剝離非主業資産,集中精力緩釋風險,同時依靠當地政府開展救助工作,鼓勵銀行保險機構在平等自願的前提下,綜合運用增資、擴股、財務重組、兼併重組或者市場化債轉股等方式幫助企業優化負債結構,完善公司治理。

經濟是肌體,金融是血脈,兩者是共生共榮的,面對複雜多變的國際國內經濟形勢,金融機構將始終堅持秉承服務實體經濟的初心使命,推動構建銀企命運共同體,與民營企業同舟共濟、同興共融,共同發展。謝謝。

界面新聞記者:

我想請教一下,剛才提到的數據裏,在商業銀行利潤下降的同時,銀行業金融機構的總資産擴張速度比上一年還加快了,對這個現象怎麼看?對2021年商業銀行利潤和銀行業金融機構的不良貸款率預計會有什麼變化?謝謝。

肖遠企:

你這個問題問得很好,看來你把數字算了一遍。確實,去年銀行的資産規模特別是貸款規模增長比較大,剛才梁主席講了,去年貸款增加了19多萬億元,但是利潤有所下降,這主要有以下幾方面的原因。一是要求銀行讓利於實體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讓利1.5萬億元的目標已經實現了,這個數字是不小的。二是我們嚴格查處違規收費的行為,過去有一些不合理的收費,在去年基本上都清理掉了,所以銀行的費用收入下降。三是利率市場化改革以後,銀行的利差在不斷縮小,可以看到,現在的利差平均大概是2%左右,過去很長時間都是3%左右,貸款的利率在不斷下浮,但是存款的利率沒有變,或者甚至有所提高。利差縮小,是因為存款的負債整體成本上升了,大家在銀行不管是存款還是大家買的理財産品,理財産品的利率都有3%、4%左右的收益率,銀行存款方面,曾經有一段時間,結構性存款利率也有3%、4%的水平,有的銀行甚至還高一點,大額存單的利率也是在3%左右。所以負債成本也上升了。各方面的原因加起來,使得銀行資産規模在增加,但是利潤有所下降。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很正常的現象,總體上銀行的盈利能力還是比較健康的,銀行的資本回報率和資産回報率在國際上也是處於中上水平,所以這樣的利潤水平仍然有足夠的資源來補充資本。

第二個問題你講的是不良貸款。從數字上看,我們去年不良貸款比率還下降0.06個百分點,原因很多,一是我們要求銀行必須加強風險管控,加強貸款的三查,就是貸前調查、貸中審查、貸後檢查,要嚴防風險,把風險防範好。二是讓銀行加大不良貸款處置力度,去年處置了3.02萬億元的不良資産,這個力度也是空前的。三是去年經濟增長超出預期,經濟增長2.3%,為銀行不良貸款沒有出現大幅反彈創造很好的基礎。但是不管怎麼樣,監管都是從審慎角度出發觀察這個問題,一定要看到未來銀行不良貸款的形勢還是比較嚴峻,潛在的不良貸款還有可能增加,我們都做了壓力測試,有相應的預案。謝謝。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剛才肖首席也提到,對於房地産的限額和集中度也有一定的要求,今年1月1號開始施行,我想問一下存量的是否需要整改,對個人按揭貸款有多大的影響。第二個問題,四大金融資産管理公司,還有省聯社的改革進展如何?謝謝。

肖遠企:

剛才説了,前段時間銀保監會聯合人民銀行共同發佈了房地産貸款集中度的通知,這裡面作出了一些規定,我們對集中度的監管,不光是對房地産,還有對所有行業的企業,從銀行的交易對手來看,從行業、從單一企業或單一集團,一直就有集中度監管的規定。這個集中度是跟它的風險資産暴露和凈資本挂鉤的。比如我們過去要求對單一企業的集中度不能夠超過資本的10%,對集團不能超過15%,對行業不能超過25%,都有這樣的規定。所以對房地産行業也不例外,一是對房地産行業本身有集中度,要遵循統一集中度監管的要求。對單一房地産企業同樣也要遵循統一的集中度監管要求。其實對房地産發的這個通知,不完全是個新的東西,過去集中度管理一直都有,所以我們今後還是要根據一直以來的集中度管理規定和這次發的通知的要求,密切監控銀行業對房地産的融資,確保房地産融資平穩有序。對按揭貸款這一塊應該影響不大,按揭貸款是非常分散的,無論是從規模還是從範圍,在集中度裏面影響都不是太大。

關於中小銀行改革,剛才我已經講過了,資産管理公司的改革一直在進行之中,總體上這幾個方面,一定要回到聚焦主業。資産管理公司的主業就是做不良資産的處置、管理、盤活,這是它的主業。所有的資産管理公司都必須要回到這個地方來,把主業突出。其他的業務,不是不良資産處置管理的這些業務,也要為不良資産處置做好管理服務,起到對不良資産處置管理這個主業的補充作用。如果沒有這樣的作用,就不應該做。資産管理公司也要健全公司治理。資産管理公司還要創新,創新處置的方式,創新工具,創新市場等。方向沒有變,謝謝。

上遊新聞記者:

我繼續問一個關於銀行不良貸款的問題,數據顯示,截止到2020年末,我國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餘額是3.5萬億,業內人士表示銀行不良貸款的處置壓力今年還將繼續,請問如何緩解處置不良貸款的壓力?謝謝。

肖遠企:

不良貸款總額增加,它是符合規律的,因為資産總量一直在增加,所以不良貸款新增數額有所增加,這是跟資産規模比例匹配的。但是我剛才講到,不良貸款率在去年還有微降,但是從銀行的角度來説,處置不良資産,確實有一定的壓力。

一是在處置方面,有一些要求,比如説單戶處置和批量轉讓,對企業和對個人是不一樣的。不良貸款需要法院各方面判決以後才能夠出表,這些不是處置不良資産的障礙,只是説會使處置不良資産的時間拉長。

二是利潤有所下降,對於一些銀行來説計提撥備的壓力會增加一點,通過撥備來核銷不良貸款的能力會有所下降。從整個銀行業來説,撥備是增加的,能力是上升的,但是結構有一些不平衡,有個別的銀行利潤下降比較快一點,計提撥備的資源就少一點。

三是我們要前瞻性看問題,預估今後一段時間銀行不良資産有增加的潛在風險。我講的潛在風險,不是説未來銀行不良資産就一定會增加,而是要做好這樣的預估。因為銀行經營必須是審慎的,要把未來的困難想的多一點。如果今後不良貸款有所反彈,銀行現在開始就要做準備,就要有相應的預案。比如説在處置方面怎麼處置,在增加處置資源方面要先做準備,未雨綢繆。不能等真的發生了風險再去想辦法。謝謝。

壽小麗:

感謝兩位發佈人,也謝謝各位記者朋友們,今天的新聞發佈會就到這裡,大家再見。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宋岩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