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策説】總理説:攻關霧霾成因,該花的錢就得花!

2017-04-27 07:54 來源: “人民日報中央廚房”微信公號
【字體: 打印

跳廣場舞的大媽們遇到霧霾天就鬱悶,部長們出外散步先看看“霧霾指數”,4月2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總理一連引用了這兩個身邊的事例説明:“霧霾的確已成為事關每個人的民生痛點。”

霧霾,究竟是什麼?在什麼條件下産生的?怎樣才能藍天常在?

治霾先“號脈”,只有號準了脈才能“藥到病除”。當天的會議部署對大氣重污染成因和治理開展集中攻關,以生態改善提高人民生活質量。其中,由環境保護部牽頭多部門和單位,組織優秀科研團隊,中央財政安排專項資金,集中攻克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等難題,為全國和其他重點區域大氣污染防治提供經驗和借鑒。

“今年財政預算已經做完了,那我們就從總理預備費中出這個錢!”李克強説,“我們常説錢要花到刀刃上,這件事就是廣大人民群眾最急切盼望解決的事之一,該花多少錢就花多少錢!”

污染天為何頻發?內因是排放 外因是氣象

在大氣污染方面,河北一直是霧霾的重災區。4月10日,環保部發佈的2017年第一季度74個城市空氣質量狀況數據顯示,石家莊和保定分居74個城市空氣質量的倒數第一和第二。雄安新區大氣污染形勢嚴峻。

治理大氣污染得搞清源頭和機理。早在2013年9月,國務院發佈《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其中就明確提出,要加強灰霾、臭氧的形成機理,來源解析,遷移規律和監測預警等研究。

這些年已有一些研究成果,對於霧霾來源成因有了基本共識:高強度污染排放是內因、不利氣象條件是外因、二次生成增強是動力,三者共同發揮作用,能夠部分解釋重霾下硫酸鹽、硝酸鹽等物質高含量問題。這些研究成果一定程度上指導了治霾工作,但還沒有形成完整體系,也沒有形成精確分析和權威定論,微觀治霾機理還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

拿霧霾來説,大家都知道,顆粒物的形成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次排放和二次生成,二次生成的顆粒物佔有相當大的比重。一次排放簡單,就是污染源直接向大氣中排放顆粒物。二次生成就複雜了,各種氣態污染物,在大氣中發生複雜的化學反應,轉化為顆粒物,例如二氧化硫轉化為硫酸鹽細顆粒物。

多種污染物同時以高濃度存在,多種過程相互作用,污染和天氣之間還存在“雙向反饋”機制,但這其中的機制什麼樣,還沒有人能完全講清,還很含糊,這給霧霾形成機理研究以及治理帶來很大的挑戰。

此前,網絡上有人認為,機動車尾氣比霧霾乾淨,因為測試機動車尾氣,細顆粒物濃度很低。實際上,忽視了機動車排放的氮氧化物、揮發性有機物等,會經過複雜的化學反應産生細顆粒物。

怎樣精準治霾?摸清“病症” 找到“病根”

治霾就像醫務人員給病人看病一樣,如果號脈還不夠,就得用上先進手段,比如CT、超聲、核磁共振等,診斷病因,為對症下藥提供科學依據。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就提出,加強對霧霾形成機理的研究,提高應對的科學性和精準性。

“兩彈一星我們都研究出來了,這一事關人民群眾重大期盼的難題必須拿下來!”兩會閉幕後兩天,李克強總理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關於治理霧霾問題的表態,引發輿論強烈共鳴。在當日的會議上,總理為落實《政府工作報告》加入一項新任務:設立專項資金,組織相關學科優秀科學家,集中攻關霧霾形成機理與治理。

眼下,對霧霾的來源和形成過程,不少的專家正在攻關,這其中有很多的問題。比如,不同地方霧霾成因不同,不同季節霧霾成因也不同,輕度霾、中度霾、重度霾成因也不同,不能光研究單一地點和單一污染源;要研究污染物和氣候變化的相互作用,把霧霾放在氣候變化大背景下等。

為此,國內多家科研機構和多位高校專家指出,目前我國霧霾研究尚未形成體系,亟須從國家層面整合力量協同作戰。

4月26日舉行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進一步確定,開展由環境保護部牽頭,科技、中科院、農業、工信、氣象、衛生、高校等多部門和單位協作的集中攻關,匯聚跨部門科研資源,組織優秀科研團隊,聚焦重點、創新機制,形成業務統一平臺,由中央財政安排專項資金,確定明確的路線圖和推進時間表,進行綜合性大規模觀察和研究,針對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秋冬季大氣重污染成因、重點行業和污染物排放管控技術、居民健康防護等難題開展攻堅,實現重大突破,推動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空氣質量持續改善,減輕群眾呼吸之憂,為全國和其他重點區域大氣污染防治提供經驗和借鑒。

看來,只有摸清了“病症”,找到了“病根”,我國科學治霾,精準治霾的進程才能向前邁出一大步。(寇江澤)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雷麗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