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全面推開部分國資劃轉社保基金,學者:此舉一箭雙雕還需加速

2019-07-12 14:02 來源: 南方都市報
【字體: 打印

劃轉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有望再提速。7月10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今年“全面推開”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將中央和地方國有及國有控股大中型企業和金融機構的10%國有股權,劃轉至社保基金會和地方相關承接主體。

“全面推開”意味著什麼?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執行研究員張盈華向南都記者表示,“全面推開”或蘊含兩個含義:一是向所有符合條件的國有資本“推開”;二是向所有地區“推開”,從而加大國資劃轉力度。她認為,從目前來看,國資劃轉速度還需要加速,“越早劃轉國資,戰略儲備基金越殷實”。

今年“全面推開”劃轉部分國有資本

7月10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決定,“今年全面推開將中央和地方國有及國有控股大中型企業和金融機構的10%國有股權,劃轉至社保基金會和地方相關承接主體”。

據了解,2017年11月,國務院印發《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實施方案》,明確將中央和地方國有及國有控股大中型企業、金融機構納入劃轉範圍,統一劃轉比例為企業國有股權的10%。

張盈華告訴南都記者,2018年以來,國資劃轉主要在個別央企和國有金融機構實行,此次國務院常務會提出“全面推開”,可以理解為:一是向所有符合條件的國有資本“推開”,二是向所有地區“推開”。張盈華認為,從目前來看,國資劃轉速度還需要加速。

實際上,近兩年劃轉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的力度在加大,速度也在加快。

如2018年10月,國務院國資委副秘書長、新聞發言人彭華崗介紹,首批3戶中央企業試點劃轉了國有資本200多億元,國資委正著手研究第二批劃轉企業名單。

2019年1月17日在國新辦發佈會上,彭華崗表示,截至2018年底,完成18家中央企業股權劃轉,劃轉規模達到750億元。

財政部今年3月份披露的中央和地方2018年預算執行情況與2019年預算草案報告稱,5家中央企業和浙江、雲南兩省的劃轉試點工作基本完成,19家中央企業的劃轉工作正在推進中。

不過,根據2018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披露,在對養老金的統籌方面,進度不如預期。

審計發現,有16省未實現統一信息系統和數據省級集中存放。截至今年3月底,已劃轉23戶央企國有股權1132億元充實社保基金,這還不到擬劃轉國有股權的10%;地方也僅有4省啟動劃轉工作。

此次國務院常務會明確提出“全面推開”國資劃轉,這表明今後國資劃轉力度將比之前更大,速度也將更快。

學者:越早劃轉國資,戰略儲備基金越殷實

我國從2000年就通過中央財政預算撥款、國有資本劃轉等方式,建立起全國社會保障基金,專門用於人口老齡化高峰時期的養老保險等社會保障支出的補充、調劑。

張盈華指出,全國社保基金作為戰略儲備基金,目前只收不支,為的是應對退休高峰時的基金支付壓力。“只收不支還可以堅持一些年,因此越早劃轉國資,戰略儲備基金越殷實,尤其是通過長期投資,在複利作用下可以形成可觀的積累。”她説。

據《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實施方案》,劃轉部分國有資本的基本目標,是彌補因實施視同繳費年限政策形成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缺口,促進建立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養老保險制度。

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米紅向南都記者介紹,上世紀90年代基本養老保險制度轉軌時,之前的職工沒有繳費,其養老金實際來自下一代人的繳費,從而形成的養老保險基金缺口,這就需要通過劃轉部分國有資本的方式,來解決制度在建立之初的不公平問題。

米紅還指出,當前我國正處於一個特殊的“窗口期”,需要不斷劃轉國資來充實社保基金戰略儲備,從而應對“窗口期”之後的老齡化形勢。

米紅介紹,1959年到1961年三年自然災害期間,由於人口高死亡率、低出生率,形成了人口低峰。這一代人將在2019年後陸續進入60歲,從而迎來新增老年人口的低峰,這意味著這幾年社保收支壓力相對較小,從而給我國實施社保降費率政策、中央調劑金制度以及漸進式延遲退休等措施留下“窗口期”。

米紅指出,今年5月以來實施的社保降費率政策,會加大基金收支壓力,這就需要通過財政補貼、劃轉國有資本來彌補。“現在社保基金平均投資收益率超過8%,所以劃轉國有資本是‘一箭雙雕’,既可以充實社保基金,也可以對國有資本進行優化。”他説。(記者 胡明山)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吳嘯浪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