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更開放 監管不放鬆

2018-03-10 08:13 來源: 人民日報
【字體: 打印

人大舉行記者會,央行負責人回應金融改革與發展等熱點
金融更開放 監管不放鬆

未來金融改革走向何方?金融對外開放進展如何?對市面上熱炒的數字貨幣,怎麼看、怎麼管?3月9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舉行記者會,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副行長易綱,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就“金融改革與發展”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的提問。

人民銀行將在新金融監管框架中起到更重要作用

全面深化改革中,金融業改革也是重要組成部分。在新的金融監管框架中,中國人民銀行備受輿論關注。

“去年7月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所披露的消息,已經説明了金融改革的一些主要思路,包括其後成立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其辦公室設在人民銀行,這些都表明人民銀行將在新的金融監管框架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周小川説。

他認為,首先,過去有一些金融監管體制出現了一些空白,需要儘快地彌補;其次,金融監管有些規則出現了一些缺陷,需要增強金融規則的制定;此外,還有一些已經發生的金融機構或者準金融機構的風險,需要抓緊進行處置,維持金融系統的健康。

周小川説,相關改革主要是依據中國國情,也參考了國際上各種不同的金融監管機構的設置。

人民幣國際化促進整個金融對外開放

近幾年,我國金融領域的對外開放程度越來越高。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到,有序開放銀行卡清算等市場,放開外資保險經紀公司經營範圍限制,統一中外資銀行市場準入標準等內容。金融業對外開放的前景,引人遐想。

“除了允許外面的機構在中國辦金融業務以外,對外開放還有更廣義的內容,這其中包括中國金融機構走向全球。”周小川説。

助力金融業對外開放的諸多因素中,人民幣的國際化是一個重要因素。“人民幣國際化促進了中國整個金融的對外開放。”周小川表示,人民幣現在已經加入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主要的步驟該做的都已經做了,今後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除了人民幣“走出去”之外,我國在金融市場其他方面也有重要的開放步伐。比如,過去五年裏“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相繼出現。“這些開放,意味著中國在貨幣可兌換方面逐漸邁出堅實穩定的步伐,預計這種開放的趨勢還會繼續加大。”在周小川看來,對外開放也是實體、金融機構、金融市場參與者在開放的環境中逐漸成長,逐漸在開放中體會自己的角色、發揮作用和體會國際競爭的過程。

“要積極穩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安排合理的開放順序。”易綱介紹,我們還放寬或取消外資一些股比限制,這實際上減少了對外資機構的歧視性待遇,體現了內外資一視同仁。

這是否意味著放鬆了監管呢?不是。易綱表示,外資金融機構要準入或者開展業務時,依然要按照相關的法規進行審慎監管;通過加強金融監管,完善配套監管機制,我們仍可有效地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維護金融穩定。

虛擬資産交易不太符合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的方向

三年多以前,中國人民銀行就開始組織關於數字貨幣的研討會,隨後成立了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數字貨幣的應用前景如何?

“研究數字貨幣不是説讓貨幣去實現某一種技術方案的應用,其本質是要追求零售支付系統的方便性、快捷性和低成本,同時也必須考慮安全性和隱私保護。”周小川説,這幾個東西既可以是以區塊鏈為基礎的或者是分佈式記賬技術、DLT為基礎的數字貨幣,也可以是在現有的電子支付基礎上演變出來的技術。目前國際上對於數字貨幣的技術路線也有了初步的一些分類,表明它還是有多種可能的體系。

在周小川看來,數字貨幣是有技術發展上的必然性的。去年,中國人民銀行組織了數字貨幣與電子支付的研究項目,經過國務院正式批准,目前在組織推進。

那麼,在其發展過程中,要注意哪些方面?

“要注意整體的金融穩定、防範風險,同時數字貨幣作為貨幣來講,要保證貨幣政策、金融穩定政策的傳導機制,同時要保護消費者。”周小川認為,特別是對大國經濟來講,一定要避免那種實質性、難以彌補的損失,所以要慎重一些。在這個過程中要經過充分的測試、局部的測試,可靠了以後,再進行推廣。

目前在市場上,數字貨幣在某些方面引起很多議論,也出現很多風險,價格出現很多波動。其原因在哪兒?

“主要是有一些技術應用沒有專注于數字貨幣在零售支付方面的應用,而跑到了虛擬資産交易方面。”周小川認為,虛擬資産交易不太符合我國金融産品、金融服務要服務於實體經濟的方向,所以在整個過程中,不必太著急,而要穩步研發,有序進行測試,把握住方向,要強調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提高效率、降低成本,防止變成過度投機的一種産品。

“我們不太喜歡那種創造一種可投機的産品,讓人有一夜暴富的幻想,而是強調要服務實體經濟。”周小川説。

去年8月,央行叫停ICO(首次代幣發行),隨之表示不支持比特幣和人民幣的直接交易。“未來的監管,首先是很動態的,它取決於技術的成熟程度,也取決於最後測試試驗、評估情況。”周小川表示,在考慮金融科技方面新技術的同時,也要在服務的方向上弄清楚,一方面要考慮確實給消費者、給零售市場帶來效率、低成本和安全隱私的保護。另一方面要考慮大局,不要起到跟現行的金融穩定、現行的金融秩序直接相衝突的反作用。(記者 齊志明)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陸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