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贏脫貧攻堅戰 舉措更有力 工作更精細

2018-03-12 07:43 來源: 人民日報
【字體: 打印

強化內生動力,刻不容緩。水和路,依然是制約貧困地區發展的瓶頸。

——馬漢成代表

盲目跟風投資失敗、受婚俗陋習影響攀比致貧……這都與教育不足相關。

——龐達委員

讓群眾學習技術、積累資金,就不會再留戀光靠救濟的緊巴日子。

——胡勝寶代表

落實貧困家庭子女上學優惠政策,確保貧困家庭大中專畢業生就業。

——唐曉明代表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加大精準脫貧力度。深入推進産業、教育、健康、生態扶貧,補齊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短板,激發脫貧內生動力。代表委員們對此建言獻策。

給政策、撥資金、派幹部,脫貧攻堅深入推進

雲南省麗江市永勝縣松坪鄉松坪村村主任胡勝寶代表説,隨著脫貧攻堅戰的推進,村裏越來越多的農戶擺脫了貧困。“政府出資修路,貧困戶建房有補貼。脫貧攻堅取得進展,離不開真金白銀的投入,也離不開紮根基層的扶貧幹部。”胡勝寶認為。

寧夏回族自治區副主席、固原市市長馬漢成代表介紹:“自治區第十二次黨代會將‘脫貧富民戰略’確立為自治區三大戰略之一,提出了36條針對性強、含金量高的政策措施。固原市制定了行動方案,儲備490個項目,其中産業類項目佔到60%以上。”

“定西是全國深度貧困地區的典型代表。”甘肅省定西市委書記唐曉明代表介紹,近年來,定西市堅持市縣鄉村“四級書記”抓扶貧,建立脫貧攻堅領導小組“雙組長”和市級領導聯縣包鄉抓村制度,組織3500多名幹部開展駐村幫扶。“探索建立正向激勵和反向問責機制。2013年以來,定西市累計減少貧困人口47.7萬人,貧困發生率由2013年底的31.7%下降到2017年底的13.9%。”

硬體制約、素質落後、教育投入不足,阻礙脫貧進度

脫貧攻堅,成績很大,阻力不小。首先是基礎設施、生態環境等“硬體”方面的制約。馬漢成認為:“水和路,依然是制約貧困地區發展的瓶頸。環境惡劣、生態脆弱,也是脫貧路上的阻礙。”

唐曉明則説,基礎設施和住房條件差的問題,在定西市表現得尤為突出,“全市有5.06萬戶20萬人自來水管網未入戶;一半以上的自然村未通硬化路,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農産品運輸;還有1.9萬戶農村C級危房需改造。”

胡勝寶也表示:“通到村組的道路,不少都沒硬化。到了雨季,農産品和物資運輸困難,制約了産業的發展。”

再者,是人的技能素質、思維意識存在短板。

讓馬漢成最憂心的,是貧困群眾脫貧致富路徑不寬。“貧困家庭勞動力普遍文化程度低,勞動技能欠缺,就業致富難度大。”馬漢成説,“同時,一些貧困群眾內生動力不足,等救濟等幫扶的思想不同程度存在,甚至有些人以貧為榮。”

胡勝寶也認為,培育産業需要時間,短期脫貧,離不開勞動力轉移。“有些年輕人,寧願在家喝酒,始終沒去打過工。他們的問題,多半出在思想認識上。”

此外,還有教育資源不足、貧困代際傳遞的問題。“非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特別是大學生,學費、生活費開支大。不少貧困戶家裏本就不寬裕,孩子繼續讀書,家裏就得忍受貧困;但如果因貧輟學,又影響這個家庭特別是學生的長遠發展。”胡勝寶道出了這種兩難困境。

“盲目跟風投資失敗致貧、受婚俗陋習影響攀比致貧、兒女不盡贍養義務致貧……這些人為製造的貧困,都與教育不足相關。”九三學社中央常委、黑龍江省主委龐達委員表示,“現在倡導智力扶貧,那麼首先就該通過教育,為孩子走出貧困代際傳遞打開一扇門。”

想富口袋,先富腦袋,扶志扶智須雙管齊下

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要求瞄準窮根、對症下藥。

代表委員們認為,一是想方設法克服環境、設施等硬體制約。“以前群眾在山上自發種植中藥材,可是因為缺水,産量很低,忙碌半天,收入增加卻不明顯。”胡勝寶説,“然而,山區也有山區的優勢。黨委政府通過調研,決定引導農民在缺水地區種植耐旱的核桃、花椒。這樣一來,畝産值翻了三五番,貧困群眾就看到了脫貧的希望。”

改造基礎設施,資金投入必不可少。唐曉明介紹,定西市加大財政投入和涉農資金整合力度,市級財政每年將地方財政收入增量的10%以上、各縣區將當年地方財政收入增量的20%以上增列專項扶貧預算,並逐年提高支出佔比,確保扶貧投入與打贏脫貧攻堅戰的要求相適應。

二是積極引導,調動群眾脫貧的主觀能動性。胡勝寶説,對於不願出去打工的貧困群眾,基層幹部會上門勸説,重活幹不了,先幹點輕活,也比待在家裏強。通過反復做思想工作,絕大多數因懶致貧的農戶已經走上了脫貧路。“通過鼓勵外出務工,讓群眾養成勞動習慣、學習技術、積累資金,從而具備持續發展的能力。群眾體驗了好日子,也就不會再留戀光靠救濟的緊巴日子。”胡勝寶説。

“想富口袋,先富腦袋。強化內生動力,刻不容緩。”馬漢成介紹,固原市出臺系列舉措,創新幫扶模式,調動群眾積極性。比如,有“基礎母牛銀行”投母牛收牛犢、託管托養與分散養殖相結合的“華潤模式”,有涇源縣造林與扶貧相結合、優先選用貧困戶苗木和勞務的模式……這些都能讓貧困戶更廣泛地參與其中。同時,強化示範引領,“固原市在所有行政村實施黨組織帶頭人、致富帶頭人‘兩個帶頭人’工程,示範帶動貧困群眾發展生産。”馬漢成説。

“針對一些貧困戶安於現狀、習慣‘等、靠、要’,我們研究制定出臺了《定西市精神扶貧實施方案》。”唐曉明説,一方面,堅持正向激勵,少一些簡單的物質幫扶,多采用生産獎補、勞務補助、以工代賑等政策機制來激發群眾的脫貧主動性;另一方面,推開脫貧攻堅講習所,常態化地開展各類講習活動,逐步解決“志”和“智”的問題。

對於“扶智”的重要性,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張勁委員深有同感。“這幾年,保姆的工資漲得很快,但找一個可靠的保姆,對很多家庭而言仍是一個難題。”張勁説,“建議地方政府積極組織、強化培訓,打造家政服務區域品牌,提高農村居民收入,促進區域經濟發展。”

對於打造服務品牌,張勁建議,地方政府可以通過舉辦各級培訓班,讓家政從業人員實現組織化、專業化、高端化,從而提高收入水平;建立家政服務身份識別和質量追溯系統,錄入家政從業人員身份信息和培訓從業信息等,把好家政員身份關、服務質量關;再者,支持培育一批品牌家政公司,對接大中城市的市場需求,提供從專業培訓到外地就業的“一條龍”服務;最後,樹立先進典型,激發家政從業人員的職業榮譽感和工作積極性,並通過媒體宣傳家政服務業的社會價值,在全社會形成尊重家政從業人員的風尚。

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代表則建議,大力發展適度集中化、規模化的村級光伏電站。“作為集綠色扶貧、造血扶貧、産業扶貧為一體的高效精準扶貧模式,光伏扶貧不僅讓貧困戶年年有經濟來源,還能解決未來10年甚至更長時期的經濟發展問題,真正走出了一條産業扶貧、生態發展扶貧和清潔能源建設扶貧的嶄新路子,從根本上破解了長期困擾我國絕對貧困地區‘久扶仍難脫貧’,甚至今年脫貧明年又返貧的問題。”他説。(記者付文、吳姍、朱磊、楊文明、鬱靜嫻、歐陽潔)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朱英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