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決打好深度貧困區脫貧攻堅戰
——代表熱議深度貧困區脫貧之策

2018-03-17 17:15 來源: 新華社
【字體: 打印

新華社北京3月17日電 題:堅決打好深度貧困區脫貧攻堅戰——代表熱議深度貧困區脫貧之策

新華社記者 字強、吳文詡、王博

打好脫貧攻堅戰,關鍵是打好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戰。當前,脫貧攻堅已經到了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關鍵階段。于非常之時,必以非常之舉,盡非常之功。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加大精準脫貧力度”“強化對深度貧困地區支持”。來自四川涼山、雲南昭通、甘肅隴南地區的三位全國人大代表,面對打贏脫貧攻堅戰,訴説著他們切實的體會和思考。

教育扶貧:為大小涼山播種希望

“現在村裏建了漢、彝雙語幼教點,讀了書就是不一樣,娃娃們會講普通話了,還變得有禮貌。”在全國人代會分組審議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慶恒鄉慶恒村黨支部書記吉克石烏高興地和其他代表們分享了這件開心事。

地處四川西南部的涼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區域性、整體性貧困問題突出,全州17個縣中有11個是深度貧困縣。

為了讓民族地區兒童過好“國家通用語言關”,從小培養良好的學習習慣,從2015年起,四川在大、小涼山彝族聚居區啟動實施“一村一幼”計劃,推動教育精準扶貧。吉克石烏提到的幼教點,如今在四川涼山州已多達3000余個。

扶貧離不開“扶志”和“扶智”,教育至關重要。全國人大代表、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州長蘇嘎爾布説,四川在民族地區推行從幼兒園到高中全覆蓋的15年免費教育,就是希望從孩子抓起,斬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根源。

“許多家長的願望就是孩子能接受良好的教育,這也是拔掉貧困地區‘窮根’的治本之策。過去,學前教育缺失導致民族地區兒童産生語言障礙,學習困難,‘一村一幼’計劃正是解決了老百姓的這種迫切需求。”蘇嘎爾布説。

吉克石烏説,“一村一幼”讓彝族聚居區孩子在同一起跑線上共同奔跑,為涼山發展播種了希望。

開在山溝溝裏的網店發揮扶貧能量

甘肅隴南,山大溝深,自然資源卻十分豐富。然而,多少年來,由於交通落後,當地百姓只能守著這些“寶貝”過著苦日子。

2013年底,隴南市委提出在電子商務上集中突破,讓互聯網為脫貧發揮效用。身在廣東打工的“80後”姑娘梁倩娟知道這個消息後,毅然辭職回家,投入到電商創業。

幾個月後,梁倩娟的網店給村裏帶來不小的震動:僅僅靠著一根網線,輕敲幾下鍵盤,就把地裏種的莊稼、樹上結的核桃、山里長的野菜變成了錢,生意越做越紅火……

“我媽媽做的油潑辣子還賣到了墨西哥哩!”梁倩娟自豪地説,網店的銷量不斷擴大,家鄉的許多特産成了網上的搶手貨。如今,梁倩娟的線上銷售收入累計達到450多萬元。

被電商“激活”的不止是銷售農産品的普通農戶,村裏30多個貧困戶也被帶動起來。他們長期給網店供貨,找到了脫貧的門路。據梁倩娟介紹,僅她一家網店就帶動了村裏及周邊300多戶農戶增收,其中包括128戶貧困戶。

2018年,從隴南走出的電商梁倩娟當選為全國人民代表。她説,萬萬沒想到,自己實現了創業夢,也幫助更多的家鄉親人實現了脫貧夢。

“把空間上的萬水千山,變為網絡上的近在咫尺。”梁倩娟希望國家加大農村電商基礎設施投入力度,讓農村電商能夠更加成熟,發揮更強的脫貧帶動力。

用一張“路網”開拓一條脫貧之路

在中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中,雲南省昭通市是貧困人口最多的地級市。7個深度貧困縣,佔雲南全省深度貧困縣的近四分之一。

脫貧攻堅任務之重,非同一般,昭通市在尋求適合自己的發展出路。

“交通基礎設施滯後,是影響昭通發展最大的瓶頸。”全國人大代表、昭通市市長郭大進告訴記者,“交通先行戰略”,成為昭通市最重要的扶貧戰略之一。

在貧困地區修建高速公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需要統籌規劃,精心設計。昭通市請來國內外一流的團隊開展地方高速公路技術指標課題研究,昭通從此成為全國首個編制實施高速公路建設地方性標準的州市。

目前,一條全長115.648公里的宜畢高速公路正在如火如荼地興建中。“該條高速公路因地制宜、科學規劃,既達到了保障通行能力、減少土地徵用的目的,又最大限度地保護路域生態環境、降低建設成本。”郭大進自豪地説,昭通其他9條在建高速公路上同樣採用該標準,節約了約20億元建設成本。

要致富先修路,交通運輸發展暢通了昭通市的發展血脈。

“目前,昭通大山包地區正在新建一條55.32公里的一級公路,帶動周邊村民就業,加快了沿線貧困鄉鎮脫貧出列的步伐,昭通大山包旅遊景區也因此走向世界,還舉辦了國際翼裝飛行大賽。”郭大進説,“到2020年,12條高速公路將全部建成,昭通高速公路總里程將達近1000公里。”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劉楊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